顾毓琇著作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顾毓琇著作 > 《顾毓琇诗词选》(汉英对照)序言

《顾毓琇诗词选》(汉英对照)序言

shicixuan.jpg

序 言

   

顾毓琇先生是20世纪著名的科学家、卓越的教育家,又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文学家。作为科学家,他在1972年得到国际电机及电子工程师学会的兰姆金质奖章,2000年又得金禧奖章;作为文学家,1976年世界诗人大会授予他“桂冠诗人”的称号;作为教育家,他曾在中国和美国多所大学任教,尤其是在上海交通大学,现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江泽民当时选修了他讲授的《运算微积分》课程。 


顾毓琇1902年生于江苏无锡。他的母亲是著名的书法家、文学家王羲之(321-379)的后裔。王羲之的《兰亭诗》闻名于世,前几句是: 


三春启群品,寄畅在所因。仰望碧天际,俯磐绿水滨。 


这几句显示了他对自然的热爱,人和大地的情景交融。他的祖母是著名的诗人秦观(1049-1100)的后裔。秦观的名作《满庭芳》全词如下: 


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 


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襟袖上,空惹啼痕。 


此去何时见也?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水已黄昏。 


这首词说明秦观是个多情善感的诗人。顾毓琇曾步秦观的原韵写了一首《满庭芳》,收在这本《诗词选》中。 


顾毓琇年轻时曾受教于著名的学者钱基博,钱基博写的古文胜过了林纾,而林纾是第一个将西欧小说译成古文的国学大师,据说他曾因此提出辞职让贤,也就是让位给钱基博。钱基博的公子钱钟书是世界闻名的小说《围城》的作者。 


1915年顾毓琇进入清华学校,后改大学。他在清华受教于国学大师梁启超,梁启超曾将西方文学理论应用于中国诗词的研究,例如他讲《情圣杜甫》时说:“这类诗的好处在真,事愈写得详细,真情愈发挥得透彻,我们熟读它,可以理会真即是美的道理。” 


在清华大学时,顾毓琇和同学闻一多、梁实秋、熊式一等组织了清华文学社。闻一多是著名的诗人,他的名作《红烛》最后一段是: 


红烛啊!你流一滴泪,灰一分心。 


灰心流泪你的果,创造光明你的因。 


红烛啊!“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1946年闻一多像红烛一样为了创造光明而牺牲了生命。 


梁实秋是中国第一个把莎士比亚全集译成中文的学者。顾毓琇为他写了一道《南歌子》,前半首是: 


文艺复兴也,佳音在那边。 


莎翁巨著译文全。 


功不唐捐,终为国人先。 


熊式一是戏剧家,三十年代他写的英文剧本《王宝钏》在伦敦和纽约上演,取得了成功。顾毓琇写了剧本《白娘娘》,要他译成英文,好在欧美演出。 


1923年,顾毓琇在清华毕业,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电机工程,1925年获学士学位,1926年获硕士学位,1928年又得到科学博士学位,论文是关于前进及后移变数的,后来这个变数被称为“顾氏变数”,又称“顾氏变换”。他是第一个在美国得到科学博士的中国留学生。 


1929年回国后,顾毓琇在浙江大学电机系任教授兼系主任。1931年回北京清华大学任教,和许多著名学者时相过从,如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胡适,顾毓琇在他逝世后写了下列诗句: 


箴言永在作新民,风气开来仰哲人。 


欲使文章成白话,却离世俗出凡尘。 


又如哲学家冯友兰,顾毓琇为他写了一首绝句: 


泰山霞举忆游踪,贞雪千年伴古松。 


两度登临尘虑去,俨然道骨御仙风。 


和历史学家陈寅恪,顾毓琇谈到了旧游的事: 


山色湖光孰与京?昆明讲学待清平。 


衡峰赏月星明灭,蒙自泛舟客醉醒。 


和诗人吴宓,顾毓琇写了纪念他的诗句: 


千古多情吴雨僧,遗诗墨迹赠良朋。 


清华讲学诸生悦,西蜀传经众艺能。 


在作家林语堂出任新加坡大学校长时,顾毓琇写了送别诗: 


已有文章传海外,今开黉学到天南。 


大同只待太平世,真理原从饱学探。 


顾毓琇继承了先人的文化传统,接受了名师的指点教育,和当人工名流学者多有交往,因此不但成了一位杰出的科学家,而且是全世界的桂冠诗人。 


此外,顾毓琇还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教育家。1938年他被任命为教育部政务次长,后为当时的教育部长陈立夫写了下列诗句: 


四书道贯之,七十古来稀。 


未老头先白,唯生论共知。 


唯生论的哲学和诗合为一体,诗人也就成为哲学家了。1944年顾毓琇被任命为中央大学校长,他为抗日战争时期参军的女大学生写下了鼓励投笔从戎的诗篇: 


好男谁说不当兵?好女今朝亦请缨。 


红玉临戎振士气,木兰报国逞豪英。 


爱国之情溢于言。他清华大学的同学孙立人成了中国远征军在印度缅甸的司令官,顾毓琇在1943年去印缅参观时,写出了下列爱国的诗句: 


兰伽师训扬三竺,缅北功高震昊天。 


抗战胜利之后,他于1950年赴美讲学,先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任教授。宾夕法尼亚大学是电子计算机的发祥地,顾毓琇又把科学和诗融于一炉。科学不但和工程共飞驰,而且和诗比翼齐飞了。


因此,顾毓琇被誉为20世纪惟一的文理大师,只在文艺复兴时期才有的全才。 


在顾毓琇的诗词中,我们还可以听到世纪走过的脚步声,如二次世界大战,原子弹的爆炸,月球登陆;可以看到世界的名胜古迹,如中国的南京,英国的牛津,美国的哈佛;可以见到国际的风云人物,如法国的拿破仑,美国的罗斯福等。英国诗人说得好:一粒沙中见世界,一小时内见永恒。在这本《顾毓琇诗词选》中,我们可以看到20世纪的缩影。


(文:许渊冲, 本书译者, 北京大学教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