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毓琇著作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顾毓琇著作 > 漫谈顾毓琇诗词

漫谈顾毓琇诗词

shigeji.jpg

漫谈顾毓琇老师诗词

阚家蓂


(阚家蓂(1921- ),1944年起定居美国,先后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三一学院任教,並任台湾大学及中国文化大学教授。)

早在二十年前,我曾将拙作小词两阕寄请顾老师斧正,几天后我不但得到他的覆示,而且还寄下小令一阕以资鼓励。自此之后,顾师每有新作,必寄来让我先读为快。最后我又收到顾师两本书,一本是一九九六年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顾毓琇诗歌集》。一本是一九九七年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顾毓琇词曲集》。前者有二千余首,后者有一千余首,洋洋巨著,使我们这些后生叹为观止。 


顾老师一生多采多姿、多才多艺。他本身专攻电机,但他对戏剧、文学、音乐……等无一不精,可说是一位硕学通儒。他年过四十才开始作诗词,近五十余年来,诗歌词曲创作已有七千多首,古往今来的多产诗人,只有南宋陆游可与之相比,但陆游除诗词之外,并未涉及其他科目,而顾老师在国内公务之烦忙,以及在国内外教学之严谨,不可能有太多时间花费在诗词吟咏上面,以一位“业余”诗人,能有如此创作,古今中外,顾师一人而已。 


顾师的诗词范围极广。在他的采笔之下,无物不可入诗,无事不可入诗,无人不可入诗,无地不可入诗,宇宙间万事万物皆可入诗。他的诗,豪放者有之,清丽者亦有之,不偏重于一体,如百川汇流而纳于海,顾诗乃一大海,包罗万象。我常认为顾老诗词有东坡遗风,行住坐卧、俯仰之间随手拈来即是一诗一词。东坡才思横溢,触处生春。其他各方面亦成就非凡,如文章、佛理、书画等等。顾师与之颇为相似,但东坡有一事欲稍逊一筹——不懂番语,他虽也到过番邦,恐需要带个翻译才行。 


除东坡外,顾师诗词更兼有其他各家之所长,正如他所和的各家作品一样。他和的唐人诗,有五十余家之多,其中以和李白、和杜甫,和王维、和孟浩然、和杜牧、和李商隐等为最著。词曲方面以和清真词、和淮海词、和梦窗词,以及和云林乐府及和东海渔歌等。在其所和的诗词方面,有时和得非常逼真而切贴,可说是和得入木三分,和啥像啥,但有时亦加以赞美,或加以注解,更有反其意而和者。如《和李白秋浦歌》之其十二,极似太白口吻,涉想奇幻: 


“既泛天下槎,还看水中月,掬水月可握,带月上花船。” 


再如和杜甫《宿府》海外即事: 


“风云万里音书少,远隔重洋飞渡难,人物萧条悲故友,沧桑变幻挽狂澜,中天明月依然好,苍海流霞著意看,灯下本来无一事,凉风吹起耐清寒。” 


杜甫以七律见长,此诗中冲淡之趣,又有豪爽之气,深得杜诗遗韵。(本文为篇幅所限,其他和各家诗,不能一一列举。)词曲方面亦然,宋词中,本人最爱秦少游词,他的《满庭芳》、《八六子》、《踏莎行》……等脍炙人口,顾师的《满庭芳》: 


“云淡天阔,孤篷小艇,棹过烟渚沙汀,琵琶傅怨,江上数峰青(淮海句),独有骚人旅客,披霜起,凉露催寒,征途远,玉门暂驻,仰看一天星。……”又如《江城子》有句: 


“春水一江明似带,春去也,水长流。” 


张炎评:“秦少游词,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顾词正得其旨意。 


在诗歌集中有集唐人诗一百首,亦为笔者所最爱。一般人集古人诗句,首先条件必需熟读古人诗才行,读得愈多,集起来愈方便愈切贴。普通集数首或数十首,已经很不容易了,要集一百首诗,胸中若未能熟读一千首诗,是很难办到的。顾老师天纵之才,能融会贯通,一首诗经过与其他诗互相调动之后,可以一变、二变、三变,往往集成后的诗还胜过先前的诗,因为那是采众人之所长演绎而成的另一种境界的诗。兹列举二列: 


“明月来相照(王维),弹琴复长啸(前人),山深古塞秋(崔国辅),落叶无人扫(裴迪)。” 


“云水苍花日向西(韩愈),空舲滩上子规啼(李涉),迟迟欲去犹回望(司空曙),北斗星移银汉低(王偃)。” 


上列二首,我不过随手拣来,实在是集得天衣无缝,绝妙好诗。笔者猜想,顾师集句,犹如儿童玩积木,游戏之作而已,但读来却令人趣味盎然。 


但顾师的诗词是有自己的风格和韵味的。有人评论他的诗词是意重、景大、情拙。顾师自己论文艺创造理论时,亦以重、大、拙为批评标准。此刻恕不重述。愚意顾老诗词有两点值得引介:一为格高,一为性灵。 


古今之诗人词家,格调各有不同,但能以气格高雅、意境隽永者不算太多,其中佼佼者当推陶渊明、陈子昂、王维、李白、杜甫、苏东坡。词的方面,亦以东坡、清真、白石等为翘楚。顾师诗词,很多是撷取精英,吸古人之汁液而消化之,再以自己的方式去含英吐华。他虽身在尘埃之中,但心却在尘埃之外,所以他“江海寄此生,行旅得欢愉。”“事成固由天,事败在不豫。”“风雪庇吾庐,日月称我意。”“山高风自清,云淡月常白。”《和陶渊明杂诗》。他这种澹泊宁静,心胸疏朗的人生哲学。致使他与婉靖师母二人,皆双双寿登期颐。陶渊明的诗:“冲穆澹远,妙造自然”,顾师说他学陶诗,乃学其“拙”,但渊明无顾师之高寿。顾师胜他一筹。 


顾师足迹行遍环宇,“披云缩地寻常事,朝发长安暮玉关。”《飞渡天山》,他的记游诗词,格调高亢,清越雄健,如《水龙吟》下半片:“回首太平飞剪,掠天风重洋虚缀,东经弱水,寰瀛烽火,珍珠为碎、西越驼峰,须弥直上,昆仑容易。待地中海上,云端怒吼,洒苍龙泪。”同时他寄情于杳渺天外,望空凝想,神思璀灿,在《秦娥令》中有: 


“旋转乾坤星斗耀,翱翔飞剪太空人,太空人,奔雷闪电,登月前行。” 


“乞巧双星灵鹊渡,嫦娥含笑白云开,白云开,银河雪耀,玉宇琼台。” 


“太空跳出云烟,让星辰门妍。” 


这些旷远俊美的思维,让渊明又输一筹。渊明“采菊东篱下”时,只能“悠然见南山”,而顾师闲坐书斋内,(看电视),却可悠然见广寒——“喜见广寒宫里太空船。”(太空吟)。 


顾师长于佛理,他心有禅机,诗有禅味: 


“笔从空中来,又从空中往。”(临江仙令)。另又有两阕《临江仙令》: 


“梦里山川身是客,来鸿去雁天涯,长空万里散朱霞,神仙留翰墨,富贵若云沙。” 


“跳出红尘生死海,涅槃妙有真空,双修悲智达孤峰,青云明圣境,碧水漾春风。” 


在这短短的两阕词中,可看到顾老参透人生,妙悟人生的真谛,语意冲淡超逸,与王维《终南别业》诗中间四句:“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有异曲同工之妙。王维亦对于佛理、诗、书、画、音乐……等无所不精,顾师与极为相似,只是王维不懂电机工程,两位古今诗人相较,顾师又胜一筹。


顾师诗词另一特点是性灵。这里我所说的性灵和随园所谓的“诗主性灵”稍有不同。所谓性,是诗性,人有人性,诗亦有诗性。人性各异,诗性亦各有不同,但最主要者要有灵——有灵性。广义的说,是要有灵气、或灵境、或灵巧、或灵秀等。一首诗词没有灵性,则如枯枝败叶,不成为诗。举例来说,“柳絮飞来片片红”不是诗,上面加了一句“夕阳返照桃花渡”,便有点灵性了,是诗。 


顾老师是性情中人,对人、对事、对景物,都能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如《岁朝寄母》中有句:“岂有男儿难养母,竟无高阁可怀椿。”又如《先父六旬纪念》:“年年一掬孤儿泪,郁郁泷冈墓草深。”一片孝思之心,溢于言表。老师对婉靖师母亦是情深义长,常有诗词相赠,《浪淘沙》——甲辰中秋寄婉靖: 


“凉露又滋滋,斗转星移,中秋明月最相思,万里归来长作客,两地分离。 


玉笛谱新词,蝴蝶双飞,阴晴圆缺本无私,也是微云河汉淡,独赏霜姿。” 


此诗望月兴怀,抒寄离情,与杜审言《望月有怀》及杜甫《月夜》颇为近似。另顾师的《怀亡女慰慧》四首之一:“客病驰思念转空,飞桥远挂故乡虹,昙花一瞬檀香散,梦断千山万水中。”另有《鹧鸪天哀慧女》。“复苏愿信三更梦,一别方疑万有无。”读后使天下父母皆为之同情。这些诗词,表达人间的至情至性的流露,充满灵性。表面看来是家常语句,但正因为如此,才能感人至深,亦正如淮海、小山之词句:“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对顾师诗词,旨哉斯言。 


 师母善绘事,每成一画,顾师常加以题跋,诗集中有十数首之多。《题婉靖画》绝句五首之一,松下老人:“心闲意自适,坐对白云飞,常得青松伴,孤山野鹤归。”另一首:“随意一挥手,直开万古心,青山弯绿水,天籁是知音。”这些题画的诗,诗中有画,诗中有禅,读后令人悠然神住,充满灵性。其随笔和感怀一类的诗词亦是如此,不但有灵气,而且有灵境。如“午夜人声静,空山鸟语稀。”《天心》。“独钓烟波千万顷,风清月白自年年。”(乙未岁寒杂韵二十首)。再如《浣溪沙》(用王静安先生韵): 


“飞瀑垂虹送晚曛,疏星淡月半天云,寺钟隐约报黄昏。偶御清风追日月,欲穷瀛海避沙尘,等闲心事作山人。”将自身之感情,融于大自然中,空灵闲远,是妙有真空,上乘之作也。与原词最后两句:“试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此中人。”遥相呼应。余尝读王观堂先生集中之苕华词,觉得字里行间有一种悲天悯人之心,而同时又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抑郁之情。顾师之词,有悲天悯人之心,但内心却有一种力量去挡住那无可奈何之情,所以顾师可以福寿双全,而静安先生则不能。 


 顾老师生逢乱世,一生为国为民,时时关怀国事,抗日战争时期,他要“漫卷诗书乐请缨”。《请缨》。更要“欲凭肝胆报炎黄。”使得“民族中兴日月光。”《和柳翼谋先生》。八年后,他在《沙坪坝喜闻日寇投降》有:“八年涕泪愁何在?万里江乡梦亦疑。”“明朝巴峡楼船下,长跪萱闱诉别离。”这与杜甫《闻官军收复河南河北》诗一样感人。其后,顾师来美,执教于麻省理工学院及宾州大学,课余尝以诗歌自误,数十年风霜,积得诗卷盈尺,除记游外,大多为思乡怀友唱和之作,以致“闲吟白了少年头。”《纪念陈寅恪先生》。但“追怀六十年来事,汉月依依入梦中。”《锡金感怀》,家国之恋,无时或释。人有灵性,诗亦有灵性,“满天星月叩灵襟。”《先父六旬纪念》。其性灵之表达已至圆融之境。 


顾老师的诗篇共七千余首,以常人精力,根本不可能全读,今幸去芜存菁,集成两大册,这两大册,必可傅之后代昭示子孙了。 


今天,顾老师“桃李遍天下,诗词寄旅情。”《临江仙》,可以“逍遥自在遣浮生。”了《忆旧》。兹值丁丑除夕之夜,我谨以至诚,引用顾师《庚戌除夕寄诸友》诗中的最后两句为祝:“访鹤寻梅怀往事,南山献颂寿而康。”


丁丑除夕于马利兰州 凯合大厦  


------------------------------


顾毓琇的诗歌创作


最近朱镕基总理访美,去访问了顾毓琇,并代表江泽民赠送黄山名茶一包。顾先生回赠朱镕基十六字箴言:“智者不惑,勇者无惧,诚者有信,仁者无敌。”这十六字概括、深刻,颇具中国传统诗歌韵味。 


顾毓琇青年时期毕业于清华学校。他学的专业是工科,却在清华学校就读时就爱上了文学。他曾加入文学研究会,一生文学创作不断。他也是一位产量不少的诗人。 


顾毓琇赠人怀人的诗特具一功,他的记事写景诗也颇有特色。请看他1945年在重庆写的《元宵即事》: 


山中冬叶落,枝上喜春来。 


风静元宵月,香浮缙岭梅。 


戏儿人影乱,携手笑颜堆。 


天竹未清供,水仙倘已开。 


写元宵的季节,写元宵的月亮,写元宵携儿观灯,都十分逼真,十分生动,也很风趣。再看1940年在重庆写他自住的《茅庐》: 


自结茅庐隐一樵, 


疏星点点耿天寥。 


乡音久断还看月, 


时雨偶来且听蕉。 


遥寺晚钟惊宿鸟。 


客船归梦阻残桥。 


流人苦望收京早, 


烽火家园柳万条。 


“一樵”是顾毓琇的笔名。他写小说剧本都署名“顾一樵”。当年居住重庆郊区农舍,其境其情,都跃然纸上。流亡的人苦苦盼望早日收复都京,可逃难人家的家园却是年年长出柳条。自结茅庐,疏星天寥,雨来听蕉,晚钟惊鸟,船归残桥的写景,和还看月、望收京的心境,是互相衬托、互相呼应的。 


顾毓琇也很能写词。古人说慷慨写诗、婉约写词。顾毓琇在抗战期间却写了不少慷慨的词。请读他的《满江红·古城烽火》: 

   

琼岛瀛台,斜阳外,荒烟蔓草。空怅望,古城烽火,燕园归鸟。故国河山留半壁,何年战伐平三岛。愿中华儿女誓同仇,仰天啸。 


卢沟恨,终须报。奸伪耻,还当扫。数衣冠禽兽,颜啼笑。无定河边多慷慨,妙峰山顶兴征讨。要惊天动地与人看,黄龙捣。 


这首词题为《古城烽火》,可说是他的三幕剧《古城烽火》的主题歌。读这样的诗歌,即使是在今天,也能使人热血沸腾,激情洋溢。诗人的爱国之情,令人久久难忘。 


顾毓琇也译诗。他的译诗都是白话的新体诗。《蕉舍吟草》收有他译席勒、莎士比亚、翁赛(Ronsard)等人的诗。从这些译诗可见,他也能写新诗,但至今未见。



来源:《解放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