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缅怀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忆缅怀 > 《中国民航报》:世纪通才顾毓琇

《中国民航报》:世纪通才顾毓琇

《中国民航报》1998年4月10日(作者:黄延复):去年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江泽民访美时,曾不惜鞍马劳顿和国事冗繁,专程前往费城去探视一位耄耋老人——美籍华裔学人顾毓琇先生,引起人们广泛的兴趣。顾氏何许人也?缘何受到共和国主席如此特殊的礼遇?


名 士


顾毓琇,字一樵,江苏无锡人,1902年生。据他本人所述,江南顾氏为大禹嫡裔,赵王勾践之后,族脉中才人辈出,如三国时东吴丞相顾雍、明清之际大思想家顾炎武等皆是。 


顾毓琇很早就是当代中国甚有声望的人物之一,属名士一类。远在50年前,他就曾是实居国家元首地位的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的座上客。1937年7月,“七·七事变”爆发的前一天,他曾以清华大学工学院院长的身份,与梅贻琦校长一起,陪同有“美国航空之父”之美称的冯·卡门博士(Theodorevon Karman)和另一美国航空大家华敦德博士(F. L. Wattendorf)登庐山谒蒋,共商创建中国航空事业的大计。(历史家认为,这应该是中国现代航空研究事业的开端。)“七·七”之后数日(7月15日),他又是少数参加蒋介石召集之“庐山谈话会”知名教授之一。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他去美国,1973年作为美籍华人,曾于1980年初上书美国总统卡特,建议发表“卡特主义”宣言,很快被采纳。中美建交后,他频繁来往于海峡两岸,而且屡屡会见两岸最高领导人。1973年8月,他首次回大陆观光,期间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1983年,他第三次回大陆探视期间,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王震的接见,据他自己的追述,在这次接见中,邓、王与之讨论中美邦交如何增进,他建议派赵紫阳访美,并邀请里根总统访华,结果,“邓公同意派赵紫阳于1984年1月访美,并邀请里根总统4月访华,后里根总统竞选连任,中美邦交于1984至1988年间大大改进”;1986年第四次回大陆时,他曾会见当时还是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1989年第五次回大陆,恰逢共和国四十周年大庆,参加国宴后,又曾分别谒见江泽民、王震、李鹏等共和国领导人。同年9月初,顾飞台北,期间受到台湾最高领导人李登辉、郝柏村的宴请。……可见,江泽民主席这次的破格光顾,除了一叙师生之谊外,当还别有意义在。


教育家


顾毓琇是一位资深教育家,对中华文化亦有研究。 


他早年留学美国,刚一拿到博士证书,即收到国内清华大学和浙江大学约聘,经过考虑,他选择了浙大电机科主任一职。1929年2月底回到国内,立即走马上任。1931年1月起,转任南京中央大学工程院院长;1932年,顾应聘出任清华大学电机系教授兼系主任,转年接任工学院长。至抗战前夕,他的名字就和国内一些著名教育家并列了。例如1937年春,他与蒋梦麟、胡适、梅贻琦、傅斯年、蒋廷黻、李蒸、徐诵明、查良钊等12人发表联合宣言,就国内政局发表意见;同年7月15日,他同张伯苓、蒋梦麟、胡适、梅贻琦一起登庐山参加蒋介石召集之“庐山谈话会”。 


抗日战争兴起后,国共第二次合作。1938年1月,国民政府在汉口改组,蒋介石亲自指定顾为教育部政务次长。4月,中国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通过战时各级教育实施纲要着手草拟各级教育实施方案。顾同时又兼任中央建教委员会主任委员。是时中国共产党等各党派均表示拥护战国策。国民参政会即由各党派参加,张伯苓任该会主席。顾以非国民党员身份参加抗日政府,“备受各方重视”。期间曾访周恩来,征求他对战时教育的意见。在抗日战争结束前,他还先后出任国立音乐学院院长、中央大学校长等职。战争胜利后,顾毓琇奉派至上海接管教育。9月14日,上海市政府成立,顾正式任教育局长。同时,“愿以教授部政务次长及中央大学校长地位为地方服务”,因在交通大学兼课,他和江泽民的师生之谊,就是这时结下的。1947年9月,出任国立政治大学校长(此前由蒋介石担任“创校校长”),并在中央大学授课。1950年以后,他寓居美国,后期成了美藉华人。在美期间,他先是担任麻省理大学的客座教授,后来转入宾西法尼亚大学,由客座教授而正式教授而终身教授,直到1971年退休。 


在论著方面,和当时在清华服务的众多教育家一样,顾毓琇的总的教育思想亦属于“通才教育”范畴。最能反映他的教育思想和观点的,是收在台北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顾一樵全集》(12卷本)里的《世界教育的改造》一文。而他在教育方面的著述,关于工程教育方面的尤多。如在清华任教期间,他曾在校内外刊物上发表过《专门人才的培养》、《清华的工程人才》、《工程教育与中国》等文,较系统地论述了有关当时中国工程教育和工程建设的各种问题。 


晚年,他曾被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北方交通大学、东南大学、东北大学、西北电讯学院等校聘为名誉教授。


科学家


顾毓琇同时又是一位世界一流的科学家,他的许多著作,都曾与当时世界级的问题和人物相联系。在清华读书期间就曾参加业余科技团体“实社”,并曾在社内作《相对论》报告。在美国留学期间,学的是电机工程,但数理基础知识学得十分扎实,而且卓有成就。获得学士学位后,立即开始读硕士学位。1926年2月,发表《四次方程通解法》(Note on a Method of Evaluating the Complex Roots of a Quartic Equation),载美国《数理杂志》。旋又有《三次方程中之电学》一文,寄国内《科学杂志》上发表。是年6月,获麻工电机硕士学位。1927年6月,以英文论文 Modern Hypothesis of matter寄国内,后在中国《哲学杂志》用英文发表。秋,在哈佛选读怀悌黑(A. N. Whitchead)的“Philosophy of Science”(科学的哲学)。怀梯黑是当代大哲学家,由英国剑桥移帐美国剑桥。他与罗素合著Principia Mathematica。他称赞电磁学的Maxwell Equations为美丽的交响乐。是年,顾毓琇开始作博士论文,秋间应博士学位普通口试,主考人是白煦博士(Dr. Vannevar Bush),给他的批语为“十分满意”(Very satisfactory)。后经麻工电机系主任杰克逊及白煦教授介绍,顾与裴伦博士夫妇(Dr. and Mrs. B. A Behrend)相识。裴伦与海佛仙(Heaviside)为至友,对顾之博士论文工作十分重视。(艾裴氏著《感应电动机》(Induction Moter)与戴斯勒(Teals)并称权威。)1928年2月,博士论文结束,并应论文考试。其博士论文题目为《电机瞬变分析》,主要是扩充应用海佛仙的《运算微积分》(Operational Calculus)以分析电机瞬变现象(Transient Analysis)。白煦博士在其新著中,曾引用顾的博士论文。顾所用的变换(transformation)由固定坐标移至转动坐标(From stationary reference frame to rotating reference frame)为一突破。后此种变数,即(f. bcomponents),亦称“顾氏变数”(Ku Variable)。顾于1972年获IEEE兰姆奖(Lamme Medal)。亦由此而来。(1950年,顾回麻工任客座教授,对电机及电路瞬变分析又进一步,在英美发表重要论文。)1928年6月,顾毓琇回麻工接受科学博士学位,得“披兜”(Hood)。…… 


1936年秋,顾著《中国科学化问题论文集》出版。内收他回国后在科学讨论中所著之全部论文。它们结合中国的历史和现实,系统地论述了他对中国开展科学研究和发展科学事业的各种问题的意见,特别是,其中有的(如《科学研究与中国前途》一文)已大大超出了狭义的科学本身,而上升到了“科学与文化”、“科学与社会(特别是中国社会)”、“科学与救国”、“科学与国界”、以至“科学与哲学”等诸多根本性问题,实不失为我国科学论述史上的一篇力作之一。在《顾一樵全集》的附录里,收有他1961年以前发表的科学论文60篇;1972、1992年台湾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分别出版了《顾毓琇科学论文选》、《顾毓琇科学论文集》,收录了他1992年以前在国外发表的科学论文,在荣誉方面,他曾被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理论及应用力学委员会委员,IUTAM国际理论及应用协会理事等。如此,顾毓琇作为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当之无愧。


现代工程技术的先驱


顾毓琇是我国现代工程技术领域的先驱和有成就的专家学者之一。 


还在美国读硕士学位期间,他就曾于1926年夏在海德园(Hyde Park)司徒文工厂实习。1928年2月,即接受博士学位以前,他赴东春田西屋公司担任工程师,实验超异拍收音机(Super–hetrodyne)。8月,应奇异公司(General Electric C.)之聘,赴司格奈克塔台(Schenectady)担任工程师,入普通工程部(Engineering General Dept)。此部为全厂总顾问工程师,以往由司坦麦兹(Dr. Steinmetz)担任,此时由德荷戴(Dr. R. E. Doherty)主持。此次顾博士前来,即由德氏邀请。(1972年,美国里海大学工学院长曾有言:“顾氏与R. E Doherty, C. A. Nickle,R. H. Park,N. V. Lyon,G. Kron为对于电机理论最有贡献者。”)刚回国在浙大任教期间,他曾兼任浙江省电气局顾问工程师,赞襄杭州电厂计划。后成立电气试验所,他兼该所主任。1930年5月,中国《电工杂志》创刊,顾为发起人兼编辑。1934年春,应中国工程师学会聘为四川考察团团员(团员共25人),由上海乘船出发,经汉口至宜昌,勘察三峡口水利发电筑坝基地(以后成为葛洲坝)。到白帝城,在万县登太白岩,后经长寿到重庆,再到成都,然后分组出发,顾在电力电讯水力组,先赴灌县,勘察水力发电之水源至猴子坡.登青城山。至金堂勘察金堂峡后返成都。南行,至泸州参观水力发电厂,东行经合江至重庆。考察团报告后印成一厚册,为抗战初期后方建设之蓝本。4月,《电机工程名词》出版,(后由教育部于1937年审查公布,计6045则,电力、电讯、电化部分于1945年公布,计11519则。)秋,开始兴建清华机械工程馆与电机工程馆。10月14日,顾闿与李熙谋(振吾)、恽震(荫棠)、徐学禹、包可永、赵曾珏(真觉)等发起之中国电机工程师学会在上海成立,此会系留美电工学会及留德机械电工学会扩大而成。第一任会长为李熙谋,第二任会长为顾毓琇,第三任会长为恽震,即以《电工》为学会正式刊物。1935年4月,清华机械馆除热力工程实验设备已装齐外,另代学校装置200千瓦汽轮发电机,连原有发电设备共可发电500千瓦。电机馆有直流及交流电机表演台、15万伏交流及8万伏直流高压设备、电机制造设备、争先波发电机、波形实验设备、电车电动机自动设备。夏,组织中国工程师学会广西考察团,以顾毓琇为中国工程师学会北京分会会长兼任团长,〔团员为胡博渊、庄前鼎、赵曾珏、方颐朴、恽震、庄效震、张洪沅、何之泰、沈乃菁、贺闿等10人。〕一路并曾勘察粤汉路工程。冬,清华高压实验室装置完成,后顾与娄尔康合著报告,在《工程》十二卷一号上发表。……1939年10月8日,赴贵阳参加中国工程师学会贵阳年会,1942年8月,赴兰州参加中国工程师学会兰州年会。秋冬间,撰《三十年来中国之电机工程》。 


抗日战争胜利后,他于1946年3月抵日本东京,访日本原子能专家仁科芳雄。顾此行目的是向日本索取原子能研究设备及航空风洞,以补偿日本侵略我国所毁灭之科学设备,可借仁科芳雄之原子能研究设备已被美军沉没于日本海。7月飞抵旧金山。访加州大学原子能专家劳伦斯(E.O. Lawrence,1939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彼允协助中国建造原子打击器(今通称“回旋加速器”)后访白煦博士,彼允协助中国进行原子能研究。


创 举


有人说,顾毓琇一生都在“赶潮流”,这话不无根据。只是不能从消极方面去理解。有时正是因为这种“赶潮流”精神,才能创出某些符合时代要求的奇迹。顾毓琇的“赶潮流”精神,正是这样表现的。且举二例:


1.创制国产防毒面具。 


1933年春,为了支援正在兴起的抗日救国运动,清华工学院接受了代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负责人张学良)制造防毒面具8000具的任务。当时抗日前线所用,都是国民政府从意大利购置之防毒面具,所用之橡皮在北方寒冷天气下即开裂,不能用,而前方急需自制防毒面具。于是清华工学院师生就决定“土洋结合”,尽量利用国产材料。经过研究,外表用上了橡皮布及洋铁罐,不但经济实用,而且可以鼓舞士气。活性炭原料,采自华侨捐赠之椰子壳,经蒸汽试验成功。此次为军分会制造8000具。1937年冬,又受绥远省政府傅作义主席委托,代制1万具,由顾亲送至绥远,为百灵庙大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2.创建我国航空研究事业。 


1933年8月,清华工学院决定筹设航空工程组。国防设计委员会拟于下年度在清华设置“航空讲座”。1934年夏,航空工程组设计制造5英尺口径之试验风洞,由张捷迁襄助,翌年4月在校园内完工,是为中国自制之第一具风洞。1935年2月,清华航空工程组决定自行设计制造自动平衡式天秤。4月,风洞完工,作首次试验。9月,王士倬奉令筹备航空机械学校,后担任教育长(校长钱昌祚)。同时,清华招考专科生,准备经过一定训练后,派往国外专习航空,钱学森当选,在国内培训一年,由王士倬指导,后赴美入MIT及CIT,成为房卡门(Theodor von karman)之高足。1935年秋,清华航空工程组正式开班。1936年2月,华敦德博士(Dr. F. L. Wattendorf)经房卡门介绍来清华任航空工程组教授,旋即开始设计15英尺口径航空风洞(建在南昌空军基地)。5月,中国工程师学会在杭州举行联合年会,顾等均参加。王士倬、冯桂连、华敦德、张捷迁联合宣读《清华大学之航空风洞》,得一等奖。(中国机械工程师学会即于是时成立)6月,清华航空工程组第一班毕业。7月,航空委员会在南昌空军基地拨房屋为清华航空研究所办公室,l1月,该所成立,顾兼任所长,庄前鼎任副所长。12月,顾抵南昌视察航空风洞工程进展。(大风洞全部土木工程于12月初大致完成,电动机等已抵香港,后被日寇攫去。大风洞亦遭其轰炸。)1937年7月6日,顾毓琇与房卡门(时彼已应聘为清华大学名誉教授)由北京出发赴南京。翌日,卢沟桥事变。9日,由南京飞九江,由王士倬专机接至南昌;10日,登庐山.谒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及夫人宋美龄〔宋为航空委员会负责人〕,由梅贻琦校长介绍房卡门与华敦德与蒋氏夫妇见面。后房卡门在南京略住数日即与华敦德同赴日本。


谏议国是


顾毓琇在教学、研究之余,广泛关心国是,并勇于提出意见。本文一开始所述他分别向邓小平及卡特所提建议,是两个突出的例子。此外还有:1931年8月,他在中华工程师学会及中国工程学会合并成立大会上提出“请求政府提倡国民投资于公营工程事业案”。1932年秋,发表《我国须要的生产方法》一文(载《时代公论》第四十、四十一号合刊)及《如何振兴中国实业》(载《申报月刊》),此两文后均收人《中国经济改造》一书(1948年5月)。1937年1月,他与一批著名教育家发表宣言,要求政府用全国的力量维持国家领土及行政的完整坚决抗日。1937年7月15日,蒋介石在庐山召集“庐山谈话会”,是日参加者除顾外尚有张伯苏、蒋梦麟、胡适、梅贻琦。蒋在会上宣布抗战决策。(某日,顾见孙连仲在庐山“戎装步行”,预知其即将开赴保定,中日大战已经开始。)……8月底,顾与梅贻琦等由上海经嘉兴抵南京,9月初抵长沙筹组临时大学。1938年1月,顾向长沙临时大学请假。从此走上仕途——即顾本人称之为“抗日政府”的8年。在此期间,他是国民党政府中最勤政的要员之一,经常不辞劳苦,到外地视察、访问。例如(除上面已述及者外)1941年4月下旬,他赴东南视察,设法解决福建粮食问题。6月初访江苏学院;至龙泉,访浙江大学分校;经上饶—泰和—赣州—大岭—韶关—至平石,访中山大学。6月下旬至辰溪访湖南大学,至蓝田访国立师范学院。7月初经桂林—独山—到平越;访唐山工学院,后经贵阳至遵义,访浙江大学。1947年春夏间,连续发表有关国民经济论文若干篇,如《中国经济的改造》、《粮食公有论》、《企业公营论》、《社会改革与经济协调》、《民主理想与和平建设》等。1948年元旦,在《新中华》上发表《中国的文艺复兴》(后由中华书局出版);2月,写《世界教育的改造》。是年春,参加国民大会,顾为教员团体代表(以后在台北开会顾亦参加)。……他的这种议论国是的“脾性”,一直持续到晚年而不稍衰。直到1993年他写《九二自述》时,还不忘在结尾处写上一句:“世界动乱不已,而大陆稳定繁荣,希望今后大家努力,维持和平,进入二十一世纪。”


文学与艺术


顾毓琇先生兼好文艺,为文学研究会会员,清华文学社社员。1924年以来先后出版《芝兰与茉莉》(小说)、《孤鸿》(戏剧)、《岳飞及其他》(戏剧)、《我的父亲》(传记)、《西施》(戏剧)、《白娘娘》(戏剧)、《古城烽火》(戏剧)、《中国的文艺复兴》(论文)、《海滨集》(译诗集)。1940年开始作诗词,出版有《蕉舍吟草》、《海外集》等诗词集。1961年台北商务印书馆出版有《顾一樵全集》(12册)。1986年上海学林出版社出版《顾毓琇诗选》。1981年《行云流水》出版。1990年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顾毓琇戏剧选》。1991年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齐眉集》。 


此外,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还分别于1993、1994年出版了他的《耄耋集》和《水木清华》,前者收和唐人诗215首。(连同他此前收入《齐眉集》中的此类和诗125首,共340首)以及“文存”9篇,“随笔”13篇,“其他”4篇;后者收他和宋、元、明历代诗人诗共400余首。此外.他曾有和陶渊明诗52首,和周清真词103首,和淮海词及其他100首……如此,他历年来和古人诗、词、曲共得1600余首,亦为“今古奇观”之一种。 


顾毓琇与我国现代早期文学艺术家如梁启超、郭沫若、郁达夫、成仿吾、郑振锋、许地山、谢冰心、梁实秋、闻一多、朱湘、曹禺、余上沅、熊佛西……等等均有不同程度的交往和过从。所以,把它视为中国现代文化和文学艺术圈内人,是完全可以的。顾毓琇的诗歌被收人《二十世纪名家诗抄》。他自云“对音乐为门外汉”,但他在音乐领域中也颇有事迹可记。1940年秋,因重庆国立音乐院急于创办,一时找不到专任院长,即由他以教育部次长身份兼任。1941年4月,他建议以348频率为黄钟标准音,被教育部音乐教育委员会通过采纳。1995年夏,他在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得见《明刻诗词乐谱五十调》(明末魏皓在日本所刻之孤本),即录下并译成简谱或五线谱收入其《全集》传世。如此,1992年底,中央音乐院举行顾毓琇作品音乐会就不是偶然的了。 


1990年3月,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顾毓琇戏剧选》,曹禺为其作序,下面引用其中一段作为本文的结束: 

 

顾先生是科学家,当过教授,作过官,当时是教育部次长。在业余之暇,想到写剧本,提倡话剧,确实值得赞许的。早期,他还写长篇小说《芝兰与茉莉》,似乎讲一段爱情故事。前两天他由美寄给我他写的旧体词集。顾先生确是一位多才多能的老一代的作家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