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缅怀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忆缅怀 > 《周末》:顾毓琇百年传奇

《周末》:顾毓琇百年传奇

今年12月24日,将是著名美籍华人学者顾毓琇先生的百岁寿辰。在一百年的漫长人生中,他给世人留下了一个个颇富传奇色彩的故事—— 


今年元旦前后,笔者陆续收到顾毓琇先生的信,是他自制的新年贺卡,竖式,上面大红底烫金字,一块圆形玉璧上刻有仙鹤、祥云和莲花;背面是101岁的顾夫人王婉靖女士绘的一幅国画。附信中说:“十二月廿四日,为本人百龄生辰,将在安静中度过。”信中叮嘱笔者到下关阅江楼拍张照片寄给他,因“阅江楼”的匾额为他所题写。 


顾毓琇先生与南京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他是江苏无锡人。上个世纪40年代,曾任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前身)校长;参加过日本投降签字仪式。


科坛巨擘


顾毓琇,字一樵。1902年生。他是享有国际声誉的电机工程专家、自动控制学家和教育家;同时又是文学家、戏剧家、诗人、音乐家和佛学家,获有科学博士和法学博士双学位。 


1915年其父顾晦农将十三岁的顾毓琇送到清华学校。8年后,顾毓琇赴美留学,在麻省理工学院攻读电机工程。1925年获得学士学位,1926年2月又发表“四次方程通解法”一文,受到麻省理工学院的注意(现在电子计算机所用程序,即根据此法),同年获电机硕士学位,1928年获科学博士学位。这是该校电机系中国学者中第一个获此学位者。后来,他在麻省理工学院担任客座教授时,在美英两国最权威的电机杂志上发表了两篇研究成果,轰动了国际电机界。美国里海大学的毕雷院长评论道:“顾氏与德荷戴等六人为现代电机分析的奠基人,为对电机理论的最有贡献者。”因而他于1972年荣获兰姆金奖。 


自1929年回国后,顾毓琇在国内从事电机工程教学与教育行政工作达20年,几乎担任过我国当时所有著名大学的教授、系主任、工学院长或校长。 


1944年他担任中央大学校长一职。中大鼎盛期历任校长罗家伦、顾孟余、蒋中正、吴有训等均先后作古,他是迄今仅存的一位。他对老中大的感情特别深厚,1992年专程到东南大学参加中央大学建校九十周年庆典,还在庆祝会上朗诵了他的诗作。他的学生很多,江泽民总书记就是他在上海交大执教时的学生,朱镕基总理(清华电机系毕业)则是他的再传弟子。


文坛翘楚


“业精于理,学博于文”,这是顾毓琇先生与他人不同之处。早在“五四”时期,他就积极投身于新文化运动,用白话文写作,对戏剧情有独钟。1921年底清华文学社成立,成员有闻一多、梁实秋、朱湘等。当时他为小说组会员兼戏剧组主席。他保存的一份文学研究会的名单现存于中国现代文学馆。1922年,他上大学一年级,便创作小说了《芝兰与茉莉》,经郑振铎推荐列入文学研究会丛书,由商务印书馆正式出版,同时着手翻译哈姆生的《牧羊神》。顾毓琇的才能引起梁启超的兴趣和垂青。 


顾毓琇还是中国现代话剧的发轫者之一。在留美期间,令顾毓琇、冰心、梁实秋终生难忘的是他们合伙搭班在波士顿美术剧院公演《琵琶记》。顾毓琇当仁不让担纲该剧的编导,又兼饰宰相,冰心饰宰相之女,梁实秋饰蔡中郎。闻一多、赵太侔从纽约赶来助兴。闻一多负责布景,绘屏风一幅,上画碧海红日,白鹤翔舞,绚丽夺目。这次演出是中国现代戏剧在美国戏剧舞台上首次亮相,令美国观众大开眼界。顾毓琇极擅长创作剧本。他的处女作《孤鸿》问世,便一鸣惊人。继而他写出了《国殇》、《荆轲》、《项羽》、《苏武》、《岳飞》和神话剧《白娘娘》。1990年上海戏剧学院曾公演他所写的《白娘娘》一剧,倾倒了观众。 


此外,由于顾毓琇对音乐也颇有造诣,1940年秋,他兼任国立音乐院(现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前身)首任院长。他在音乐上的贡献主要是根据明版歌曲乐谱,整理出五十调,在台北演出成功;又将姜白石之自度曲谱翻成五线谱在纽约公开唱奏。1991年和2001年北京还举办了顾毓琇音乐作品专场音乐会。 


若论顾毓琇的另一大“业余”爱好,就是创作诗词了。50年来,他创作的诗歌总量达6000余首。美籍华人唐德刚教授称赞他“虽是电机工程界的泰斗,实际上也是专业诗人”。鉴于他在诗歌创作上的建树,1975年巴西人文学院颁发给他金质奖。1976年在巴尔的摩城举行的第三届世界诗人大会上,会长余松博士授予他“国际桂冠诗人”的光荣称号。早在留学美国时期,胡适之看到他的文艺作品,便曾笑着劝他改学文学。顾毓琇后来说:“我既选定了麻省理工大学,选定了电机工程,就决不改行。后来北京某校邀我去当戏剧系主任,也只好辞谢不就了。但我在上海还是创办了市立戏剧学校,萧伯纳翁亲自签名的全集,便赠予此校。”


爱国情怀


顾毓琇是科学家、剧作家、音乐家、诗人和教育家,更是一位爱国者。 


1919年“五四”运动号角吹响的那一天,顾毓琇正在城中舅舅家做客,未能身临其境,抱憾不已。翌日一早,他便赶回清华大学,参加到游行示威的队伍中。1923年春,顾毓琇曾率清华同学进城游行,与军警发生磨擦,遭到殴打。1931年,他又以中央大学工学院院长的身份,带领工学院的学生到南京下关火车站恭送十九路军开往上海,参赴淞沪抗战。 


在顾毓琇的一生中,曾有过一段仕途生涯。1938年初他以非国民党员身份出任教育部政务次长,后又改任上海市教育局长。抗战胜利,他又参加了1945年9月9日在南京举行的受降典礼,这是他此生最高兴的一件事。 


顾毓琇早年求学美国,1950年又赴美,后定居在那里,可算是中国人中的“老美国”了。但他一直没有入美国籍。直至1973年,国际理论及应用力学会议在莫斯科召开,非美籍学者不能办签证。作为科学家,他不能放弃这一重要的学习交流的机会,于万般无奈中入了美国籍。两个月后,他便冒险由伦敦、香港辗转回到祖国大陆,与阔别二十四年的亲友欢聚,重访北大、清华故旧。8月29日晚,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了他们伉俪及其在北京的亲属,“谈至深夜”。顾毓琇在晚年《自述》中写道:“此时‘四人帮’当权,周总理身体已有病,余等冒险返大陆,殊不容易。” 


历经世纪风云,饱览人生沧桑的顾毓琇先生,衷心祝愿祖国变得越来越繁荣、强大。他的《一剪梅·祝中华文化复兴》,淋漓尽致地抒发了他对祖国的拳拳之爱: 


浩荡长江卷浪花,大哉中华,美哉中华。黄河一泻倾天下,复兴文化,发扬文化。雪耀昆仑映日斜,易水悲笳,胡马鸣笳,巍峨五岳彩云霞,爱我邦家,护我邦家。


来源:《周末》


作者:陈贤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