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缅怀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忆缅怀 > 《读者周报》:闻一多与《琵琶记》

《读者周报》:闻一多与《琵琶记》

2002年9月22日出版的《文汇读书周报》上,所刊朱寿桐先生写的《梁实秋哈佛演出‘琵琶记’真相》一文中,曾谈到“《琵琶记》舞台美术设计等也部分出自作为艺术家闻一多等人在纽约的‘遥控’”。 


但据笔者所知,闻一多等人对之实非“遥控”,而是“亲临操作”,并十分卖力,干得出色。现谨补充叙述于后,以飨广大读者。 


笔者曾写成《顾毓琇传》(2001年12月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期间,顾老在1997年3月26日给笔者的来信中写道:“1925年3月29日,大波士顿中国同学在波士顿美术剧院公演英文《琵琶记》,由本人准备中文剧本,梁实秋译成英文。……闻一多由纽约来绘布景,并为余用油画布画一龙袍。……(余任编导,与有荣焉。)关于此演出,闻一多(新诗人)曾作旧诗曰:(1925年4月纽约)‘一代风流薄幸哉,钟情何处不优俳?琵琶要作诛心论,骂死他年蔡伯喈。’(近著《二十世纪名家诗词钞》,由闻一多孙黎明提供并加注‘家祖亲往波士顿观看,并为冰心化妆’。)” 


而拙作《顾毓琇传》第68页中,也有这样的叙述:“闻一多和赵太侔从纽约赶来相助。闻一多负责布景,所绘宰相蟒袍,采用油彩,在灯光下显得十分美观。用油彩绘制的大幅屏风,碧海红日,白鹤飞翔,鲜艳夺目。赵太侔负责灯光,注意新式投射,别开生面。之前,闻一多在余上沅及赵太侔的协助下,曾与友人在纽约主持上演中国古装话剧《杨贵妃》,该剧的服装便借给《琵琶记》使用。” 


从上述叙述中,可知四幕一尾声的《琵琶记》,是由顾毓琇编剧和导演,而梁实秋只是将顾毓琇的中文剧本翻译成英文。但朱寿桐先生在所写上文中提到:“……《基督教箴言报》……的报纸宣传中,则明确记载完成该剧英译并加以修订和改编的是梁治(诒)华。” 


笔者知道梁实秋是散文大家和翻译家,他并不长于戏剧。“隔行如隔山”啊!梁实秋是不可能对《琵琶记》加以修订和改编的。 


当年《琵琶记》演出时,顾毓琇就读于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电机工程系;梁实秋在波士顿哈佛大学读文学;闻一多在纽约美术学院美术系学习,课余自学文学。顾毓琇和梁实秋同住在波士顿奥士汀园5号,经他俩密切合作擘划,而演出《琵琶记》,美国的教授、学生及文化界一千多人首次看到独特的中国话剧,大开眼界,掌声阵阵。演出后获得当地各报一致美评。这次演出不久,英文《琵琶记》又在纽约由美国人公演一次,饰赵五娘的Nancy Reagan,以后成为美国一位总统的夫人。 


闻一多和梁实秋,均为顾毓琇在清华学校读书时的文学益友。他们三人在清华学校大学部毕业后,均由学校派赴美国公费留学深造。冰心在燕京大学毕业后,获波士顿威尔斯利女子大学奖学金,和顾毓琇、梁实秋同船赴美。谢文秋较冰心早些日子进入威尔斯利女子大学。冰心和梁实秋在读大学时,都演过戏。而顾毓琇更是清华戏剧社的社长;其处女剧作《孤鸿》,出手不凡,在《小说月报》上发表以后,立即受到郑振铎和沈雁冰的赞赏,被吸收到他们的“文学研究会”去。顾毓琇留美期间,是其剧作高峰期,除写《琵琶记》外,还先后编写了《荆轲》、《项羽》、《苏武》和《西施》等我国古代名人剧。波士顿向为戏剧中心,中国现代话剧的开拓者熊佛西和余上沅等,当时都在纽约。因此,中国的话剧运动实是此时在纽约和波士顿开始;顾毓琇和熊佛西、余上沅等,均为中国现代话剧的宗师。而闻一多、梁实秋、冰心和谢文秋等,可算是中国话剧运动的排头兵了。


来源:《读者周报》

 

作者:万国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