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缅怀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忆缅怀 > 《新民晚报》:与顾毓琇先生的一点墨缘

《新民晚报》:与顾毓琇先生的一点墨缘

入秋以来,暑气未退,时过白露,犹感闷热。正当百无聊赖之际,忽然传来顾毓琇先生在美逝世的噩耗,不由惊诧万分。顾老博古通今,学贯中西,既是著名的教育家,又是著名的文学家,他工诗能词,早年写过戏剧,又善书法。因此我对顾老心仪已久,虽然未能当面承教,然而尝有一点文字之缘,时刻萦绕心头。 


我的专业是词学,尤重婉约大家秦少游,我之结识顾老,实由少游作为媒介。世传少游卒后,由其子秦湛自扬州迁葬于无锡惠山西三里之璨山。为了把它写进年谱,我曾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到无锡考察。结果发现少游墓不在今宜兴境内之璨山,而在无锡惠山二茅峰电视塔南麓,墓前有一古碑,上刻“秦龙图墓”,虽久经风雨,字迹仍依稀可辨。墓呈圆丘形,外筑墓园一圈,皆以不等边石块砌成,缝中嵌以水泥。规模虽不宏丽,但能保留这位伟大词人遗踪,仍令我庆幸不已。后来一打听,原来这个墓园是顾毓琇先生斥资五千美元营建的。又听说顾老的生母系无锡秦氏女,而少游乃无锡秦氏始祖,这是刊载在《无锡秦氏宗谱》上的。由此可见,顾老之崇敬少游,除了文化上的原因外,还有亲缘上的关系。 


顾老是一位诗人和词家,1988年曾依少游原韵写了一首《南歌子》,词云: 


雾失楼台日,云深隐晚霞。不堪憔悴度年华。世上悲欢离合若流沙。 

叠唱南歌子,争看桃李花。海棠开了未还家。惆怅归思游荡浩无涯。 


少游原唱婉约清新,深情绵邈。顾老步韵之作,不离原来风味,起句用少游《踏莎行》成句而增一字,以下尽情挥洒,抒写客居北美、系念故土的情怀,语言流丽,词意隽永,爱国深情,溢于言表。2000年10月底,顾老闻全国第四届秦少游学术研讨会在他的家乡无锡召开,欣喜不已,大力支持,但因年近期颐、远隔重洋,不能亲临盛会,故由其公子顾慰庆先生代表出席,并致祝贺之忱。在这次大会论文集的扉页上,赫然印上顾老的《南歌子》,为大会增色不少。 

 

从以上这些事迹看来,顾毓琇先生对故乡故国多么怀念,对祖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多么热爱。恰在此时,我承担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华爱国文学史》的编撰任务。因而想到顾老富有爱国思想,时时心系祖国统一,于是初稿甫成,拟请顾老题写书名。不久,顾老从美国费城来信,对中华民族的爱国文学传统称赏不已,鼓励我写好此书。他本愿意题签,但因年老手抖,难握毛笔,问能否以硬笔书写。我即欣然同意,并转请慰庆先生代为联系。2000年11月13日,慰庆先生来信说:“你要家父题写书名事,我当先写信去。我将于12月20日左右,再次赴美探亲,2001年1月中回沪。我去后可当面请父亲题字带回。”后来慰庆先生果然带回了顾老的题签,但临别匆忙,一时忘记盖章。顾老是一位认真的人,不久补寄了两方印章,一曰“百龄堂”,一曰“锡山樵翁”。当年慰庆临行时,顾老还谆谆嘱咐,待《中华爱国文学史》出版,务必送他一本。 


顾老的题签,可能为绝笔,今日重睹墨宝,手泽如新,而斯人已逝,不禁令人怆然兴悲。由于种种原因,此书出版尚有时日,顾老悉心关怀记载中华民族爱国思想的文学史,可惜他生前已难看到,不能不是一件憾事。在此,谨向大洋彼岸致歉,并默然致哀:敬爱的顾毓琇词丈,安息吧!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培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