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毓琇研究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顾毓琇研究 > 《江南大学学报》:文理大师顾毓琇的中国价值

《江南大学学报》:文理大师顾毓琇的中国价值

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3年第5期

文理大师顾毓琇的中国价值


李良方

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济南 250000)


[摘要]文理大师顾毓琇学贯中西,贯通古今,深谙中西文化精髓,为中国社会发展作出了不懈探索。他强调中国文化的发展须从根做起,在文化交流中立足,在文化交流后创造。以这种文化观为统领,顾毓琇倡言文化复兴端赖科学,工程是文化的使者,通过教育传递、创造文化。顾毓琇的中国价值在其文化观统摄下熠熠生辉,在其江南情节中得以升华。在追求“中国梦”的当今时代,重温这份珍贵遗产,对中国有特殊的价值。 


2013年3月23日,习近平同志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表题为《顺应时代前进潮流 促进世界和平发展》的讲演,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最伟大的梦想,我们称之为‘中国梦’,基本内涵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中国梦”的追求存在阶段之分、层次之别。顾毓琇就是一位20世纪30、40年代“中国梦”途中的追梦人。顾毓琇,江苏无锡人,被北美《世界日报》(1995年10月8日)誉为20世纪的中国文理大师,是一位集科学家、教育家、文学艺术家称号于一身的全面发展式传奇人物。清华校史研究专家黄延复以“渊博之学问、深邃之思想、卓越之识见、奇特之志节、高尚之人格、儒雅之文采”为标准,把他列为同梁启超、王国维等齐名的15魏清华大师之一。江泽民同志颂扬他的恩师顾毓琇毕生孜孜好学,博古通今,学贯中西,教书育人,师表天下。[1]刘延东同志评价顾毓琇为享有国际声誉的中华人端,堪称当代科坛巨擘、教坛耆宿、文坛翘楚。[2]2006年,由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与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学会共同发起、创设的“顾毓琇电机工程奖”(Yu-Hsiu Ku Electrical Engineering Award),是我国第一个国际性的电机将。2012年是顾毓琇诞辰110周年,清华大学、东南大学、中央音乐学院相继举办了顾毓琇诞辰110周年纪念活动。2012年9月19日,刘延东同志还特别出席了中国现代文学馆隆重举行的顾毓琇文物文献捐暨顾毓琇铜像揭幕仪式,并亲自为顾毓琇铜像揭幕。顾毓琇成为诸多领域关注与研究的热点人物,形成了“顾毓琇现象”,印证了他百年生命辉煌,诠释出顾毓琇的中国价值。在追求“中国梦”的当今时代,回顾与审视顾毓琇的中国价值,依然耐人寻味,意义深远,永昭后人。


一、以文化立足世界


文化为国之命脉,国兴于文化。文化建设是一个国家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证。顾毓琇认为,文化延绵不绝,文化是民族声明的原动力,唯有民族文化得以发扬光大,国家方可转危为安,转贫为富,转弱为强。在他看来,民族文化建设不仅要求其“深”,还要求其“广”。求其深,则民族文化根基坚定久远而不移;求其广,则民族文化枝叶繁茂花荣而果实。在当今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时代背景下,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重要性更加凸显。中西文明的碰撞注定了中国现代化建设所要担负的双重使命,一方面要对中国文明进行整理和传承,在弘扬自身价值中“古为今用”,另一方面要对西方文明寻根究源,在借镜中“洋为中用”。 


中国传统文化以道德教育为核心,具有积极的入世精神,历经数千年沉淀延承的中国传统文化,对国人的思想及行为有着潜在的重大影响。顾毓琇从小便收到良好的传统文化熏陶,还有幸师从国学大师钱基博学习国文。传统文化教育的学习,使顾毓琇继承了中国古代“士”的传统,塑造了他“治国、平天下”的爱国品质。多年在美生活,使顾毓琇感触到美国文化强调个人价值,崇尚开拓和竞争,讲求理性和使用,追求民主和自由,以及倡导社会服务的独特魅力。顾毓琇往返于中美文化之间,洞悉中国文化的源流、特色和发展走向,在接触并理解美国文化的基础上,形成了高度文化自觉。顾毓琇认为,一国文化的发展端赖于该文化的基底。要发展一国文化,必须也只能探本溯源,从文化根源上做起。文化在交流中传播,因交流而更具活力和生命力。顾毓琇强调在文化交流中自己要站得住脚,否则就像自己的花枝都去掉而只有别人的花果一样,在文化交流后一定要急起直追,迎头赶上,根据现代文化交流而创造新的文化。 


在顾毓琇看来,文化包括一切生活与活动,尤其是必须包括文艺与科技。[3]职是之故,顾毓琇倡导中国的文艺复兴,并进一步指出,中国的文艺复兴需要新的文化活力和新的时代精神,应该从民族文化中探求创造的活力,从世界文化中吸取健全的精神。同时,顾毓琇秉承“无科学即无文化”的信念,认为只发展文艺,而科学不发达、技术不进步,国家富强则难以持久。顾毓琇学生时代便积极参加新文化运动,尤其擅长戏剧创作,是中国现代戏剧的发轫者之一,曾创作出《荆轲》、《岳飞》、《项羽》、《苏武》四部充满爱国情怀的历史剧,以及抗战剧《古城烽火》、神话剧《白娘娘》等佳作。其中《古城烽火》曾与1938年9月9日在战时陪都重庆公演,反响强烈,抗战胜利后又曾在上海重演。1990年12月5日《白娘娘》在上海戏剧学院公演,好评如潮。两年后,该剧又应邀到新加坡国家剧院进行公演。 


顾毓琇一生从教40余载,先后任教于中央大学、清华大学、国立政治大学等知名学府,始终致力于通过教育培植民族文化、融合世界文化。在年仅26岁时,顾毓琇便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博士学位,成为该校电机系第一个获得此学位的中国学者。他在博士毕业论文中尝试用运算微积分来分析电机瞬变现象,这一研究成果日后被电机界成为“顾氏变数”。顾毓琇运用其高超的科学素养,积极参与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科学化运动,践行民众科学素养培养的活动。在其题为《工程与现代文化》公开演讲中,顾毓琇发出这样的论断,工程有益于人类的幸福,工程能促进物质进步、社会发展,工程与现代文化紧密相连,工程是推进文化的,是文化的使者。身为工程师的顾毓琇,始终致力于工程教育人才培养模式的探索,曾培养出钱学森等杰出工程人才。同时,顾毓琇还热心社会工程事业的发展,曾创办专业期刊《电工》,并参与工程专业学会对地方建设的考察指导等工作。


二、以科学复兴民族


民族文化的复兴端赖科学,早在1948年顾毓琇就得出如下论断:“今日世界的文明,都不外是科学的产物;中国国际地位的落后,民族的衰弱,都是科学不如他人所致,要提高国际地位,复兴民族的文化,除提倡科学之外,别无出路。”[4]在现代社会,科学与国家民族复兴息息相关,科学扮演的角色日益凸显,现代世界已成为科学的世界。作为文化的组成部分,科学不是静态孤立的,而是伴随社会文化的发展以及时代进步不断发展的。科学之所以成为时代发展的主题,在于科学关乎社会的改造、民族的解放以及人性的重塑。在顾毓琇看来,“科学是最新精神文明的一种。”[5]科学知识是十分靠得住的,科学的方法是精密的,科学的态度是谨慎的。20世纪前半叶,我国勃兴的科学化运动及当时民族危机的现实状况,触发了顾毓琇对科学探究的炽热情感,使他不断从理论与实践双重视域探索科学何以救中国、何以复兴中国。 


顾毓琇强调,科学本身具有最高的应用功能,而中国客观国情又急需科学社会功用的充分发挥。鉴于此,作为中国科学化运功协会的重要代表人物,顾毓琇对“科学化”理念进行系统阐释。1935年2月20日,顾毓琇在《中国科学化的意义》一文中指出:“凡利用科学以使科学与文化、社会、人类相关联的谓之科学化。”[6]“科学化”一词的明确提出,使纯粹、非功利性的“科学”与具有最高应用性的“科学”有机联系了起来,既实现了科学“非功利性”特质到科学“具有最高应用功能”特质的过渡和转变,同时又突出了现实社会对科学需要的迫切性。在此基础上,顾毓琇提出“科学社会化”,以科学知识、科学方法、科学精神充实社会与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另一方面,中国需要“科学社会化”,无论是研究科学还是学习科学,都要着眼于科学与社会、科学与生活的关联性,追求科学的人本主义。 


在顾毓琇的极力倡导下,我国涌现出“科学大众化”、“民众科学化”、“生活科学化”等呼声,乃至颇具声势的科学化实践活动。顾毓琇在中国科学化运动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不仅是中国科学化运动的重要推行者,并且充任了中国科学化运动的理论家。[7]顾毓琇曾担任中国科学化运动协会在清华大学内创办的民众学校校长,并当选第二届董事及北平分会会长。在他的带领下,北平分会成为所有分会中成绩最为显著的一个。[8]在中国科学化运动的实践活动中,顾毓琇先后写出《科学怎样可以救中国》、《中国科学家的意义》、《科学研究与国家需要》等相关科学论著,并与1936年出版了《中国科学化论文集》,旨在从理论上宣传科学化运动及其精神。


三、以工程促进民生


工程技术的发展关涉民生福祉、国家利益,顾毓琇一生都在利用科学,通过工程造福人类。顾毓琇认为,“现代之所谓工程系指经济的,厚生的,有益于人类的技术和设施而言。”[9]在此,顾毓琇指出了现代工程事业的三大特征——经济的,厚生的,有益于人类的。“经济的”,即工程事业可以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创造物质财富,视工程为物质文明,体现了工程事业物质层面的功效,而求人民生活充裕,不仅包含了工程事业物质层面的意义,同时反映了工程事业的人文关怀,体现了工程在精神层面的功效;“经济的”与“厚生的”两种属性最终体现于工程事业“有益于人类的”综合社会功效中。这种综合社会功效惟有通过工程实践才能得以释放。人类的工程活动具有目的性和计划性,工程事业的三重属性必然要求工程改造自然,使之为人所用。世界大战昭然显示,工程事业同样是一把双刃剑,工程技术如被错误利用,则会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灾难。鉴于此,顾毓琇特别强调,工程应有自身坚定的立场,工程事业的立场在于运用科学造福人类,用最经济的物力、最便利的方法,得到最大厚生的结果。 


顾毓琇曾就读于“世界理工大学之最”麻省理工学院,肄业于电机工程,志在以工程为业。1929年顾毓琇留美归国,旋即投身国内工程事业,为我国工程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1930年,在任职浙江大学工学院期间,基于在美国工程界活动所汲取的经验和对国内工程界活动状况的切实了解,顾毓琇等人在杭州创办了《电工》杂志,亲任主编,旨在“提倡电机建设,研究电工学术”。1933年2月,顾毓琇在该杂志上专门发表文章《中国电工学会的发起》,呼吁电机工程界组建学会。1934年7月,为推动电机工程界学术理论和技术研究,顾毓琇又联合李熙谋等45人,共同发表《中国电机工程师学会缘起》,建言国内电机工程同行应组织一个学术团体,反响甚巨。是年10月,中国电机工程师学会在上海诞生。1934年春,顾毓琇作为中国工程师学会考察团的一员,前往四川实地考察当地电力事业,并撰就出专门报告,与其他考察团成员写就的考察报告汇编成册,对四川地区后续发展发挥了指针作用。1934年夏,顾毓琇参加完中国工程师学会济南年会不久,便收到了广西省政府化学实验所主任李运华的正式邀请,欲聘请顾毓琇个人赴广西指导当地设计工作三个月。顾毓琇基于刚刚完成的四川实地考察经验,加之一省工程建设考察与设计范围相当广泛,委实需要多个不同领域的工程专家的参与,她即刻建言广西省政府改请中国工程师学会赴广西考察。正是得益于顾毓琇的这一有力建议,再加上顾毓琇——身为此次考察筹备主任及团长的精心准备和策划,始于1935年夏的中国工程师学会广西考察活动,最终邀请到了恽震、何之泰、赵曾玉、庄前鼎、张洪沅、沈乃菁等10名当时国内一流工程专家学者。结合个人专业所长,顾毓琇安排组织这10人分别对广西电力、矿冶、水利、公路桥梁、电讯、化工、土地测量、地质矿冶、机械等方面进行专门、全面的考察,顾毓琇则负责考察广西的电机实业。 


值得一提的是,顾毓琇安排组织的考察极具针对性,从对广西省桐油的考察上就可以以管窥豹。广西省一直都是我国桐油的主要生产地。桐油作为生活家居用品、机械、兵器、车船、渔具乃至飞机、军舰等战略物资的主要原料,桐油业的发展对地方乃至国家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推动作用。桐油贸易出口货值一直都是广西省出口货值的重要组成部分。此次顾毓琇带领下的广西考察团,特邀贺闿对广西桐油进行了全面细致的考察。贺闿,时就职于民国实业部,曾与刘瑚编著出版《世界桐油文献》(实业部汉口商品检验局发行,1937年)、《桐树与桐油》(实业部汉口商品检验局专刊,1934)、《设立新式桐油榨厂计划书》(工业中心三卷十期,1934年10月)等。可见,就专业素养而论,委派贺闿对广西桐油进行考察研究,足堪此任。贺闿对广西的桐林、桐树,到桐林、桐树生长所适宜的气候,桐油赖以生存的土壤,再到桐油的提炼及检验部门,桐油的产量、成本及售价、运输、对外贸易,甚至还包括广西桐油运输情况等进行了多方面的考察,其详细考察结果以《中国工程师学会广西考察团报告之五桐油》为名收录在《广西考察团报告》中。在该桐油报告中,针对当时广西地区由于采取的桐油榨油法较为简陋,造成榨油效率低下与原料浪费,导致所榨桐油存在油色深沉、杂质多、水分多品质不高等问题,贺闿特别提出设立新式机器榨油厂的建议。


四、以教育发展中国


顾毓琇先后在我国多所知名高等学府从教,始终致力于从理论和实践双重维度通过教育发展中国的追求。顾毓琇出生于书香世家,他的父亲求上进,爱学习。顾毓琇兄弟姐妹们的名字中都含有“毓”字,意为“施以教养”,最后一个字都有“王”字,预示着他们母亲王静苏的姓氏,合起来,既体现着传统相承的重要意义,有包蕴着母亲对子女的深切关爱之情。这一颇有渊源的名字,寄寓了顾氏家族对顾毓琇一代人的殷切期望,同时表明顾氏家族对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推崇和重视。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寓意深长的名字,默默激发了顾毓琇这一代人的自强奋进,最终铸就了他们非凡的成就。造就了“一门五博士”的无锡佳传:顾毓琇大哥顾毓琦获得德国汉堡大学博士学位,顾毓琇及四弟顾毓珍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顾毓琇三地顾毓瑔为美国康乃尔大学博士,顾毓琇五弟为台湾文化大学博士。崇尚知识、教育的家风,深深影响了顾毓琇对教育的信念,使他坚信教育的个人功能性和社会功能性,这为他投身教育界,倡导教育发展中国奠定了基础。 


在中西文化教育的影响下,顾毓琇主张在世界文化一体背景下,借鉴西方教育先进与完善之处来改造中国教育,并努力打造、创新国本化的教育。顾毓琇认为,教育的目的在于为国家乃至世界培养栋梁之才、合格公民。执掌国立政治大学期间,在确定校名英文翻译时,以顾毓琇为首的校方,按照当时流行的威妥玛式音译法,将国立政治大学翻译成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其中Cheng Chi的翻译既接近英文的拼写特点,又不完全迁就英文的拼写习惯,保持了中文拼音拼写的某些特征。此外,在汲取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中央大学信箱式样诸多优点的基础上,国立政治大学当时所建学生信箱不但稳妥、便利,而且美观。上述两例昭示出顾毓琇以教育拯救中国、发展中国的不懈探索。在顾毓琇看来,任何社会问题的化解,均离不开人的积极参与。为此,顾毓琇审时度势,视国防建设为当时国内最棘手的问题之一,置国防人才培养为教育界当务之急,尤其是航空专业人才的培养。顾毓琇曾在《独立评论》上发表《航空建设的途径》,专文论述如何着手发展中国航空事业。在文中,顾毓琇前瞻性的指出,航空技术人员培养是当时航空专业人才建设的重中之重。1935年,以顾毓琇为院长的清华大学工学院招收钱学森学习航空专业。鉴于航空技术人员奇缺的紧急现状,工学院对钱学森实施了特殊的培养方案:一年的国内学习期,以导师制的形式进行,主要学习基础理论和技能;一年后的美国研究生阶段培养,包括麻省理工学院的硕士研究生阶段学习和美国加州理工学院从航空之父冯?卡门(Theodore von Karman)的博士学位学习阶段。这种独特的培养方式,突破了常规的专业人才培养模式,为中国航空专业人才培养开创了先河,成就了以为世界级别的航空工程权威。


结语


人的高度,取决于其文化高度。顾毓琇的中国价值在其文化馆统摄下熠熠生辉。文化对人具有潜移默化、深远持久的影响,尤其是个人所朝夕生活、活动的地域环境和家庭环境。顾毓琇一生与中国紧密联系,尤其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江南有着浓郁的情结。顾毓琇的江南情结源于江南独特的文化。顾毓琇生于素有“太湖明珠”之城的古城无锡,成长与家学渊厚,厚德重文的当地望族。太湖山水,钟灵毓秀,尚文、重教、崇德的人文自然环境和家庭黄金,给予童年、少年时代的顾毓琇无穷滋养,熏染出浓郁的江南文化。顾毓琇在国内的主要活动场域,既有北京的清华大学,还有杭州的浙江大学、南京的中央大学、上海的上海市教育局、南京的国立政治大学。晚年的顾毓琇虽身在海外,仍无时不刻心系中国发展,曾先后8次回大陆访问、讲学、探亲,每次行程中必有无锡和上海,并两度回访东南大学。 


在东南大学90周年之际,鲐背之年的顾毓琇不辞旅途劳顿,亲赴东南大学祝贺,并题词“九十年乐育英才,廿一世纪振兴中华”。在校庆大会上,顾毓琇说:“我相信,21世纪时中国的世纪,也是东南大学的世纪”此番寄语,传达出他对东南大学未来发展前景的殷殷期翼与信心。校庆期间,东南大学特隆重为顾毓琇举行九十寿诞庆祝会。在与师生故友的畅叙中,顾毓琇以老和尚自誉:“老和尚不能离开自己的庙,而这里就是我的庙。希望2002年一百周年校庆时,我们还能相聚一堂。”在东南大学百年校庆之际,年事已高的顾毓琇因遵医嘱虽无法亲临,但仍事先精心拟就题词:“理工并重地入廿一世纪,乐育英才共祝百年寿辰。”1995年5月,顾毓琇为江南大学的前身无锡职业大学题词“江南第一学府”。2002年9月9日顾毓琇逝世后,其子顾慰庆遵照顾毓琇的遗愿,将在无锡的顾毓琇家族故居捐献给无锡市人民政府。2006年,顾毓琇夫人王婉靖去世后,顾毓琇和夫人的骨灰一同安葬与无锡,并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顾毓琇在《一剪梅·祝中华文艺复兴》写到:“浩荡长江卷浪花,大哉中华,美哉中华。黄河一泻倾天下,复兴文化,发扬文化。雪耀昆仑映日斜,易水悲笳,胡马悲笳。巍峨五岳彩云霞,爱我邦家,护我邦家。”顾毓琇的中国价值,在他的江南情结中得以升华。 


历史与实践证明,中国更好更快地发展不仅需要传承,而且需要创新。创新即包括理论层面的创新,也包括实践层面的创新。顾毓琇在理论上和实践上均作出了中国式创新。顾毓琇强调社会改造包括经济改造,提出“藏富于民”的论断。1986年回国访问的顾毓琇向政府建言股份制,使国营事业变成人民公有事业。他认为,21世纪的中国必须从强而富,并为国家贡献了“文化开发”、“经济开发”、“政治开明”的“三开”政策。1997年10月30日,顾毓琇赠言江泽民同志:“和平统一兴中华,天下为公造大同。”2000年7月7日,在香港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华人和平建设大会赠送给顾毓琇先生与夫人的祝寿银匾上的题词为:“大同宗师,泽被环宇;中华人瑞,道贯古今。”当下我国正处于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战略机遇期,审视顾毓琇的中国价值,将有益于我国文化、科学、工程、教育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有益于当代“中国梦”的追求。


[参考文献]

[1]江泽民主席和朱镕基总理发电唁 对顾毓琇先生逝世表示沉痛哀吊[N].人民日报,2002-09-11(1)

[2]刘延东,致顾毓琇百年诞辰纪念大会暨学术研讨会的贺信贺电[J].江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1):1 

[3]顾毓琇。百龄自述[M].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00:5. 

[4]顾毓琇.如何推行民众科学教育[J].教育通讯,1941(41、42):3 

[5]顾毓琇.国防科学化运动[M]//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训练委员会编.中央训练团讲词录增篇(下册)1942:728. 

[6]顾毓琇.中国科学化的意义[J].中山文化教育馆季刊,1935,2(2):416. 

[7]陈首.科学与科学化:顾毓琇的理念分析[J].科学技术与变成发,2007,24(4):84-85 

[8]孟广照.本会最近的工作[J].中国科学化运动协会会报,1934(3):1 

[9]顾毓琇.工程与现代文化[J].申报月刊,1932(5):54 

[10]周虹.百龄文理大师顾毓琇的东大情节[N].光明日报,2002-04-09.


Yu-Hsiu Ku's Value to China


Li Liang-fang


Abstract: Yu-Hsiu Ku, who was a great master of both humanities science and natural science, had a deep knowledge of both China and western countries from ancient time to modern time, and has made unremitting exploration on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society. He stressed that Chinese culture must be developed from the root, finding its basis during culture exchanges, and creating value after culture exchanges.On the basis of this culture outlook, he proposed that culture renaissance should rely on science, engineering is messenger of culture, and that culture should be transmitted and created through education. Yu-Hsiu Ku's value to China sparkles under his culture outlook, and sublimes in his love knot to Jiangnan where his hometown located in. In the modern time of pursuing “Chinese dream”, It bears special meaning to study this spiritual wealth left by Yu-Hsiu Ku. 


    Key words: Yu-Hsiu Ku; Value; Cultur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