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顾毓琇获国际电机及电子工程师学会千禧金质奖章

顾毓琇获国际电机及电子工程师学会千禧金质奖章

jinjiang.jpg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0年02月02日第1版特稿:顾毓琇年近百岁又获金奖

   

新千年伊始,98岁的顾毓琇又荣获国际电路及系统学会的杰出成就金奖,70多年的学术生涯又一次被国际社会所推崇。消息传出,国内外许多著名学者和政界人士纷纷写信祝贺。 


在国际电子与电工(专业中习称EE)领域内,有一个被形容为该领域“诺贝尔奖”的奖项———“兰姆”金质奖。迄今,获此殊荣的中国人只有一位,他就是公认的国际电机与自动控制权威顾毓琇教授。顾毓琇于1973年荣获“兰姆”金奖,登上了EE学术界的顶峰。 


顾毓琇是一位传奇式的全才。他13岁考进清华,20岁时就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中篇小说《芝兰与茉莉》。进入美国当时最好的理工学府麻省理工学院后,仅用4年半时间就取得了学士、硕士和科学博士3个学位,这一纪录至今没被人打破。他还获得过美国宾州大学的名誉法学博士学位。今年98岁的顾毓琇琇,迄今已出版了76部著作,其涉猎之广,造诣之深,古今中外实属罕见。 


1997年10月30日,江泽民主席在访美期间专程赴费城看望了他在上海交大读书时的老师顾毓琇。江主席在顾毓琇家中讲过这样一番话:“您是我的老师,我今天见到您,又想起51年前您教我们运算微积分的情景,记忆最深的就是您上台讲课没带书,不用讲义,全部都记在您的脑海里。您实在了不起,您不仅是电机博士,而且是戏剧家、诗人。”江主席的一番赞誉,使国内人士对旅居海外50年的顾毓琇不再陌生。但了解顾毓琇传奇式成就的人仍然不多。 


顾毓琇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教育家、戏剧家、佛学家和国际桂冠诗人。如果仅仅选取顾毓琇在科学、教育、戏剧、佛教研究和诗词创作中任一单独领域的建树来作评价,他也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巨匠。人类文明进程中文理兼通的大师不乏其人,但像顾毓琇这样在诸多领域都有辉煌成就者,却还是凤毛麟角。 


顾毓琇在科学上的成就,可简单地概括于数学、电机和现代控制理论3个领域。他23岁时发明的《四次方程通解法》,是基础数学突破性的成果。当时电机科学正处于萌芽时期,此后电机理论和技术的发展为20世纪的人类文明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而顾毓琇则是电机发展史上公认的国际权威。顾毓琇26岁时发明的“顾氏变数”,以及之后的100多篇论文,为他在国际电机领域中奠定了崇高的地位。他曾担任中国电机工程师学会的会长。顾毓琇从五十年代开始,又与美国科学家维纳等人开创了现代自动控制理论体系,被公认为该领域的国际先驱。他创立的非线性自动控制理论在航天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 


顾毓琇是中国教育史上德高望重的老教育家。他是清华大学工学院的创始人,并创办了清华大学电机系、清华无线电研究所和航空研究所;还创办了上海戏剧学院的前身上海戏剧专科学校。顾毓琇曾担任浙江大学电机系主任、清华大学电机系主任、清华大学工学院院长、中央大学工学院院长、中央大学校长、政治大学校长、教育部政务次长、上海市教育局局长、国立音乐学院院长等职,并曾在北京大学、金陵大学、交通大学、西南联大兼课。在70年的教育生涯中,顾毓琇桃李满天下,培养了中国历史上的许多政要名流和文化精英。国家主席江泽民和国务院总理朱镕基都称顾毓琇为老师。物理学家吴健雄去信也总是尊称“毓琇大师”,顾毓琇的同事杨武之的儿子杨振宁更一直以“顾伯伯”相称。诺贝尔奖得主朱棣文,也是顾毓琇看着长大的,朱棣文取得诺贝尔奖后,曾特意给顾毓琇寄去全家在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的照片并感谢顾毓琇多年的教导。 


顾毓琇是中国现代话剧的发轫人之一,他编剧并导演的话剧《琵琶记》,由闻一多、梁实秋、冰心等加盟推出,是开中国现代话剧之先河的作品之一。他抗战时期创作的话剧不但在后方许多大城市公演,而且还被移植成多种地方戏。戏剧家曹禺解放前一直称顾毓琇为老师,并一起讨论话剧创作。顾毓琇曾冲破阻力,使曹禺抗战时期创作的话剧得以公演。顾毓琇更是历史上少有的多产戏剧家之一,先后创作的13部大型话剧,其中8部曾在美国和中国公演。他二十年代末创作的《白娘娘》1990年还在新加坡国家剧院公演。 


除戏剧外,顾毓琇早在十几岁时就在《小说月报》上发表了大量的小说和译作。在清华读书期间,他课外拜梁启超为师,与闻一多、梁实秋等人发起文学社,并担任戏剧组主席和戏剧社社长,还被选为清华学生评议会主席。顾毓琇在当时文学界被视为青年才俊,后与闻一多、冰心、许地山、朱湘、郑振铎、老舍等人交往密切,还曾介绍郭沫若与闻一多相识。胡适欣赏顾毓琇的文学天才,曾为他题写书名并劝他改行从事文学创作。顾毓琇是目前海内外硕果仅存的早年文学研究会成员。七十年代初,商务印书馆出版了《顾一樵全集》共12册。 


顾毓琇对古典音乐也有很深的修养,他读破了许多中国古代乐谱中的疑难,还曾将姜白石的自度曲谱翻成五线谱,在国际上公演。1940年,学术界以他的三四八频率为中国的黄钟标准音。顾毓琇还是把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翻译成中文的第一人,也是中央音乐学院前身国立音乐院的首任院长。1991年,北京中央音乐学院曾举行他的作品音乐会。 


顾毓琇对宗教的研究,造诣精深,涉及诸多方面。他一生走遍名山寺院,与许多名僧大佛都有交情。经过半个世纪的业余研究,他出版了《禅宗师承记》和《日本禅宗师承记》等专著,在海外影响深远。1979年,顾毓琇以英文巨著《禅史》震撼国际佛学界,赢得了该领域学者们的广泛尊重。有关顾毓琇对基督教的研究,前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曾在美国发表文章,对他的成就深表钦佩。 


顾毓琇是世界诗人大会加冕的桂冠诗人。他从40岁以后才开始写诗,但一生已写了近8000余首词曲歌赋,出版诗歌词曲集达34部之巨,是中国历史上仅次于陆游的多产大诗人。他的诗词融历代各家所长,推陈出新,独成体系。其所提倡的“重、大、拙”的诗词标范,是诗歌理论研究的里程碑。他的多首诗词被选进《中华大典》。他还被海外学术界和出版物评为20世纪中华民族的大诗人之一。 


顾毓琇一生高风亮节,解放前身为名流,却不加入国民党,周恩来称他为国民政府的“客卿”,他一生爱国,旅美多年却一直不入美籍,只是当非入籍便得不到参加一次重要国际学术会议的签证时,才勉强入了美籍。他在学术上的国际地位,都是在入籍之前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建立的。中国改革开放后,顾毓琇多次回国,曾以八十高龄到国内名校讲学,受到过邓小平、江泽民、李鹏、邓颖超、廖承志、王震等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和宴请。 


顾毓琇一生得到的国际大奖不计其数,人们虽为他再次获奖而高兴,但更为欣慰的是看到他年近百岁,偕他结发70年的夫人与时代一起走入了新千年。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0-02-02 第1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