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信往来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书信往来 > 闻一多(2)

闻一多墨迹(2)

wenyiduo2.jpg


一樵兄: 

  

承嘱之事,盛意可感,惟愚弟之所知,仅国学中某一部分,兹事虽大,万难胜任,且早年所蓄著述之志,恨不得早日实现。近甫得机会,恐稍纵即逝,将使半生勤劳,一无所成亦可惜也。 


老友中惟我辈数人,不甘自弃,时以事业相砥励,弟个人得兄之鼓励尤多,每用自庆。 


但我辈作事,亦不必聚在一处,苟各自努力,认清方向,迈进不已,要当殊途同归也。 


平时渴望朋好中人登台,一旦实现,复嫌帮忙人太少,自不免令兄失望。我上述弟于此事力不胜任一层,亦是实话,我则直诏我辈中无人材可耳,思念至此,不胜浩叹。今晚仍决赴湘,以后若有其他适当机会,再图效力,惟学校只是一地盘,仍望兄时时留意,使之充实庶得与兄方相呼应乎。书此敬候 


大安


弟 多 上

(顾毓琇被国民政府任命为教育部政务次长后,邀请闻一多来教育部任职,但闻一多坚持赴湘,并与学生一起从长沙步行到昆明,此后在西南联大任教8年。抗战胜利后闻一多出任民盟中央执委,经常参加进步集会和游行。1946年7月15日在悼念李公朴先生大会上,愤怒斥责国民党暗杀李公朴的罪行,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的讲演》,当天下午即被国民党特务杀害。闻一多被害后,顾毓琇毅然前往参加老友追悼会,并发表纪念演讲。)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