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毓琇著作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顾毓琇著作 > 顾毓琇《和清真词及其他》序言

顾毓琇《和清真词及其他》序言

heqingzhenci.jpg

 


张其昀 序

 


文艺复兴是民族复兴的基本工作。文艺包含音乐绘画戏剧建筑之类,是多彩多姿的,尤以文学为其核心。文学之中,最简洁最精彩者是诗歌。诗人乃时代精神的代表,文艺复兴的前驱。中国古来有诗史之说,诚哉斯言。 


西班牙大文豪塞凡蒂斯(Cervantes)有云:“因为太熟悉了,不免等闲视之。”中国古语亦云:“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今日中国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有伟大的诗人,唤醒民族灵魂。 据作者所知,中华大诗人,当代大文豪,渭北于公,群推祭酒;江东顾庐,乃其流亚。庐冀野先生已在匪区磨折而死,于院长右任新近亦归道山,我们对顾毓琇一樵先生更寄以厚望。 


一樵兄诗歌集已出至第十五册,这一册名为莲歌集。这是最近两年所做的诗、词、曲的选集,共一百五十首。我们自金陵订交,迄今已四十年,承其自美来函,嘱为一序。作者以为分析诗人作品,有五方面,即民族、氏族、环境、时代与个性,敬略述所见,以告读者。 


(一)民族 法国大哲服尔德(Voltaire)有云:“世界各种文字中,产生伟大著作最多者,尝高居于第一位。”中国文学就其产生名著之多而言,冠冕列国,宜无多让。中国诗词曲皆出于天籁,发于至情,富于韵律,与音乐相配合。一樵兄精研乐律,其作品均可谱入管弦,故能哙炙人口,深入人心。 


(二)氏族 中华民族历史悠久,各大氏族源远流长,亦为世界所仅见。顾氏起于夏代,江东顾氏历代诞生贤哲,光耀国史。一樵集中有曰: 

“江东顾氏夙多才,看遗编展开,门庭清白东林派,文章朴素亭林态,丹青神妙虎头来,后生惭且愧。” 

他列举了晋代大画家顾恺之,明代东林巨子顾宪成,清代朴学开山大师顾炎武。作者生平私淑二顾,即亭林(顾炎武)与景范(顾祖禹),他们阐扬民族正所和光复大义,实为国家命脉之所紧。一樵兄的先世和蕴蓄的深厚,真是足以自豪。 


(三)环境 一樵兄籍隶无锡,左江右湖,一面是碧空无际的长江,一面是烟波万顷的太湖,刘献廷曰:“入江令人雄毅,入湖令人深静。”使人胸襟何等开朗!论无锡的名胜史绩,梅村为吴泰伯之旧都。鸿山为后汉梁鸿孟光偕隐处。锡山惠泉唐时陆羽在此著茶经,倡茶道。城内道南祠,为宋杨时龟山先生讲学处,亦即明代东林书院的遗址。荡口鹅湖间则为顾景范游钓之乡。英国大文豪罗斯金(John Ruskin)有云:“第一流的文艺作家,在他们作品里,包涵著最多的伟大观念。”江南原野素称人文渊薮,自古诗人,咏歌不休,地灵人杰,良非偶然。 


(四)时代 自民国成立以来,内外多故,忧患重重,但从历史的透视,却是一个中兴创业的大时代,雄伟的大陆精神,和超迈的海国意量,结合在一起。一樵集中纪念庐冀野的一首,略云:“高歌乐府中华,礼失求之在野,中条山顶寻诗雅,壮志黄河饮马。” 

又一首是庆祝董浩云先生远洋航海巨轮的落成,略云: “奋起亚非,直追欧美,四海通中国。” 

现代世界已进步到太空时代,一樵集中《双子星太空人作八日之飞行》一首略云: 

“举首苍天无极,纵目琼云朵朵,日月任沉浮。 

不必呼风唤雨,尽可驾云拨雾,控制若轻舟。” 

这是迎接新世纪的歌声。诗人不会辜负伟大的时代!时代也不会辜负伟大的诗人! 


(五)个性 一樵兄是一位科学家、工程家,现任美国宾州大学永久教授,发表过许多创造性的学术论著,享有国际的声誉。科学无国界,科学家则有国界。他是中国人,他是中国的君子人,也是一位爱国诗人。忠爱之忱,时时流露于楮墨间。他的诗歌,最有贡献,最了不起,也就在歌咏中华。试引集中的两段如下: 

“忆春风,酒醉秦淮;想秋光,叶落栖霞。冰清雪白玉人家,凉月里,窗外寒梅映碧纱” 

“青春未得归,老大莫能回,柳烟深处有柴扉,长记家乡味。” 


爱乡之念,起于爱家;爱国之念,起于爱乡。文如其人,像这种亲切的,和谐的,优雅的,甜蜜的,简洁的,新鲜的,青春的,自由的清词丽句,呈显出我们的诗人多才多艺光明俊伟的人格。风格之美,叹为观止。邱吉尔曾说:“在战时则决心,在战败则奋起,在胜利则宽宏,在和平则善意。”极高明而道中庸,这很符合于中国诗人之旨。这一册莲歌集所表现的新境界,并不是晋室南渡后新亭之泪,而是周朝初年太公周公发扬蹈厉吊民伐罪的建国精神。 


《莲歌集》现由商务印书馆印行,经王云五先生同意,列入《中华大典》。作者对这一册中国文艺复兴的代表,至表钦崇。美国艾默生(R. W. Emerson)曾说:“诗人有两种,一种经过教育与训练,百锤千炼而来的,他们使人敬。一种是天才洋溢,如行云流水,明白易晓,他们使人爱。” 一樵兄的造谐,天才功力兼而有之,相信国人都会敬他爱他。 

 

(张其昀(1900年—1985年8月26日),字晓峰,1949年到台,曾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教育部部长、国民党中央评议主席团主席、总统府资政等职。)

 

(录自:《莲歌集》)


-----------------------------


 

梁敬錞 序

 


锡山顾一樵先生,研科学工程,通国际政治,善诗词,亦谙声韵。即以《蕉舍吟草》及《海外集》收入全集十二卷行世,又陆续出版《樵歌集》,《松风集》,《莲歌集》各集。今将取丙午丁未两岁所作诗一百五十余首及词七十调,印行《冈陵集》,命序于予。予于诗为浅尝,于词为生手。少年时,虽亦偶为长短句,以自取娱,但自读《万树词律》,《叶申芗词谱》,《夏吷庵词韵谐声表》各书后,知词之为学,组织严,格律细,不独四声五音,须辨刚柔,即令、近、引、慢之体裁,重、叠、正、犯之转调,皆亦各有矩矱 。敛手不敢复作者,几四十年,何足以序一樵先生之新集? 

 

然诗词者,以声韵感人之文学也。人不必通声韵,而自能应声韵文学之感召,则予亦可有言。古者诗乐合一,无不能歌之诗,亦无不协音之词。李贺之诗,皆被管弦,姜柳之词,悉注工尺,其明徵也。唐代称词为诗余,其时诗尚大国。两宋慢词盛后,将帅如寇准岳武穆,理学如司马光朱晦庵,皆工词,词国之界乃大。世人尊古,每以诗与乐分,伤古学之失坠,词与曲杂,慨大雅之云亡。实则文字经格调之组织,始展其美丽之光辉;声韵经辞采之润藻,益显其感召之功能。谓为非古,实乃进化。今后众流繁影,感应日捷,诗词体律,虽必续变,但调谱可改,声韵必不能废,节拍可异,歌唱必不能免。盖感人之道,不能离于音;移人之方,不能离乎美。失去声韵,则美感随之,文学本能,即亦坐敝。 


一樵先生之诗词,或隽逸,或豪壮,或抽美人香草之思,或寄故国山河之慕,诚可各备欣赏。但凡所作,皆讲声韵,一唱哦成,辄尝自谱音阶,试以歌拍,始为定稿。则其洞见诗学之本原,钩寻词学之宗绪,乃不同于凡俗。夫专才代可并出,而通才则并世不能数觏。西人尝调爱因斯坦,于物理科学为天才家,于音乐为业余员,于政治则童稚,通才之不易得如此!今一樵先生通电工,通政治,通诗词,复通声韵,是其通才之器,能补爱因斯坦之所弗及。吾不暇以并世遇此通才幸,抑尤以贞下起元之会,觏此不世出之通才,为国家民族社会庆也。 


(梁敬錞(1893—1984),字和钧,历史学家。曾任“中央研究院”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所长,“总统府”国策顾问、“国史馆”顾问。著有《欧战全史》、《在华领事裁判权论》、《辛亥革命》、《九一八事变史述》、《史迪威事件》、《中美关系论文集》、《开罗会议》等。) 

 

(录自:《冈陵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