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缅怀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忆缅怀 > 《江南大学学报》:奇才顾毓琇及其成才之路探源

《江南大学学报》:奇才顾毓琇及其成才之路探源

《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03年2月第2卷第1期

奇才顾毓琇及其成才之路探源

承欣茂 

(江南大学 江苏无锡 214036)

[摘 要] 顾毓琇先生因其文理双秀,在科学、教育、文学、戏剧以至佛学等诸领域中所作的杰出贡献而成一代宗师,蜚声海内外。我们循着顾先生的人生轨迹,探寻其成才的特点,以及成才的缘由,对于培育未来一代新人,将有重要的启示。 

[关键词] 顾毓琇;成才特点;成才缘由;启示 

[中图分类号] K 825. 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671-6973(2003)01-0005-08

Prodigy Gu Yuxiu and his way to be an expert 

CHENG Xin-mao 

(Southern Yangtze University, Wuxi 214036, China)

Abstract: Mr. Gu became a master of science and art s because of his contribution to science, education, literature, drama even Buddhism. Based on Gu’s trace of life, we try to discover the features and reasons to become an expert. This is of much significance for the cultivation of a new generation. 

 Key words: Gu Yuxiu; features of experts; reasons for success; indication 



顾先生在国内外获得了诸多殊荣。科技教育界奉他为当代科坛泰斗、教坛宿将,又被世人尊称为人文大师、诗词学家、古典音乐家、我国话剧创作的先驱者、佛学家。新世纪开头年的7月7日,在香港举行的世界和平建设大会上,向顾老伉俪颁赠的祝寿银屏上题写的贺词为:“大同宗师,泽被环宇。中华瑞人,寿登期颐”。从海内外对他的诸多评价中,我们可以看出,顾先生跨越两个世纪整整百年的岁月,已在世人心目中留下了中国近代知识分子为国作出杰出贡献的一代宗师形象。可是在百年人生中,经历过艰难曲折,在磨砺中奋进的这位长者,却一直保持着坦荡的胸襟和乐观平静、豁达恬淡的生活态度。 


在此,我想以彰显这位极具风采和特色的旷世奇才的业绩、探索他的成才之路为主题,写一点文字,以表达对顾先生由衷的敬意。





顾老一生跨越两个世纪整整100 年的岁月,正是中国人民前仆后继,在屈辱中奋起抗争,在斗争中站立起来,在建设中阔步前进的不平凡时期。中华民族是在八国联军的炮声和中国人民的劫难中进入20世纪的。历经烽火的中国人民有着抵御外侮和内忧的强大生命力,在整整100年的革命和建设历程中,以大无畏的气概,在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教育、文化诸多领域,创造出了足以彪炳千古的业绩。在这同时,各个领域的知识分子中,涌现出了一代又一代传承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发挥先驱作用,创下不朽功绩的杰出人物。而顾先生则是其中跨越多个学科和领域的一位旷世奇才。 


1.文理双秀是顾先生的学术生涯最别具特色之处。在我国老一辈科学家中,有许多是擅长作诗,爱好书法和音乐的,可是像顾先生那样既是著名科学家,又是人文大师者实属少见。 


顾先生1923年暑假在清华毕业后,当即被选送美国留学。他在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留学的五年期间,潜心攻读电机工程,其业余兴趣则专注于诗词话剧等文艺领域。他在麻工获学士学位后不到一年,即1926年2月就发表了《四次方程通解法》(载美国《数理杂志》五卷二号) 。这是基础数学领域里的一项突破性成果。现在电子计算机所用程序,即根据此法的基本思想[1] (P347) 。同年,他在麻工获电机硕士学位。接着,他又扩充运用英国学者海佛仙的“运算微积分”理论和转换定理分析研究电机瞬变现象,完成了博士论文,并于1928年2月通过了论文考试。国际电机理论界把这一突破性的成果称为“顾氏变数”。同年6月5日,他在麻工接受了科学博士学位。这是中国学者在麻省理工学院第一个获此学位者。1950年到1952年,他在麻省进修与研究期间,在从事非线性控制研究时,采用简明的图解方法进行电机之分析,此法写成论文后在第八届国际应用力学会议上宣读,理论界将此成果称为“顾氏图解法”。此后,顾先生在电机工程领域的研究一直没有中止,而且在中外著名的学术杂志上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论文,均得到好评。据统计,自1926 - 1961年间他在国外刊物发表的学术论文就有60多篇[1] (P348) 。自1946年至1996年,顾先生在国际应用力学会理事会连续半个世纪担任该会的国际理事。他于1972年在杏坛引退之际,电机及电子工程师学会鉴于他在科学研究上的成就,向顾先生颁赠了兰姆金质奖章(该奖设于1918年,被誉为国际电子与电工领域的诺贝尔奖) 。美国里海大学的毕雷院长(也是该奖得主) 称赞顾教授无疑应当被视为世界上6位对电机分析理论做出卓越贡献的奠基者之一。国际自动控制联合会前任会长莱托夫也高度评价“顾毓琇博士是位世界知名的科学家,他为非线性控制理论做出了巨大贡献”。 


顾先生自幼就产生了对文艺的兴趣。他在清华学校求学之初正值新旧文化相互碰撞之时,五四运动前他就积极参加新文化运动,用白话文写作。1920年夏天开始翻译英文短篇小说共5篇。1921年11月20日,清华文学社成立,他与闻一多、梁实秋等最早加入,成为小说组成员,并兼戏剧组主席,后又担任新成立的清华戏剧社社长。1922年进入大学一年级后,他就开始写小说。第一部中篇是《芝兰与茉莉》,由商务印书馆正式出版。从此,他就不断地利用课余时间创作散文、小说和诗。1923年夏天在赴美留学途中,他在杰克逊号轮船上,有缘与颇负文名的谢冰心、梁实秋、许地山等一起办了海上壁报,在文艺专栏“海啸”中,各自撰写小说、诗歌和译作。他们的作品还由《小说月报》加以登载。此后,他的文学艺术才能犹如春蕾绽开,不断推出新作并由多种书刊采用。1961年台北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顾一樵全集》12册,几乎全是他40年间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作品。他在文艺领域的影响遍及海内外。1975年他荣获巴西人文学院金质奖。在他被授予名誉文学硕士学位之后,宾夕法尼亚大学又授予他名誉法学博士学位,授词中有这么一段话:他“显现出了诸多方面的才能,而每一次的才华毕露都向人们展现了一位集种种天赋于一身,取得无比成就的形象。”[1] (P125 - 126)美国Drexel大学凡?迈贝克斯教授在为顾先生的《科学论文选》作的书评中这样写道:“此书的前言论证了他在当代中国文学史上的显著地位”,并称赞“他是本世纪第一位能在科学与艺术两个领域取得卓越成就的中国学者。”[1] (P131) 


2.艺文双馨是作为人文大师的顾先生又一奇特之处。前述文理双秀中的理是指理工大学科,文是指人文大学科。人文大学科又包涵文学与艺术等诸多领域,各领域中大师级的人物也是群星灿烂,但是能在文学与艺术等各个领域里都像顾先生那样有杰出贡献,驰誉中外的也是极为少见的。 


顾先生文学领域里的才能在清华求学时期就已显露出来。开始时翻译外国短篇小说,1921年就翻译柴霍夫和洛斯著的戏剧作品。1922年起就写短篇小说《回家》、《寒梅》、《孤寂》等,并在《清华周刊》发表。1923年创作中篇小说成功,处女作《芝兰与茉莉》很快在商务印书馆付印出版。同年创作的四幕话剧《孤鸿》也由《小说月报》发表。在这同时,他又利用在北京和清华的有利条件,增加知识积累,扩大兴趣领域。当时,著名提琴家克拉斯勒到北京演奏,得此消息后,他与梁思成同学向梁云祥校长借了校车赶赴城内观赏名家演奏。他还挤出时间去聆听梁任公先生在清华作的各类讲座,包括历史及唐诗欣赏等。他的文学才华引起了名家注目。曾被梁任公先生(即梁启超,主张变法改良,曾倡导文体改良,晚年在清华学校讲学,是同级梁思成同学之父) 邀请至寓所用餐,纵谈古今。1923年端午节,梁先生曾书横幅以赠。顾先生赴美留学前,又书绝句四首,并题记:“ ……顾生毓琇嗜文艺,写此赠之。”[1] (P21 - 22) 名家的勖勉更加促使他在文艺领域里驰骋。1925年,他在美国留学期间,又在戏剧领域崭露头角。他与梁实秋、谢冰心等一起在波士顿美术剧院公演《琵琶记》,他是编导,并在剧中饰演宰相,闻一多等从纽约赶去协助布景和灯光。波士顿向来是美国的音乐戏剧中心,这次成功的演出得到了当地媒体的好评,也就使中国的现代戏剧在美国别开生面地亮了相。[1] (P25) 此后他在饮誉科坛的同时,也在文学与艺术各个领域里获得了种种赞誉。顾先生的国学功底厚实,自1938年开始写诗填词,40年代就在上海出版了新旧体诗词《蕉舍吟集》、《耄耋集》等20多部,享誉海内外。许多名家对其诗词集的评论也是啧啧称赞。梁敬敦先生为其作序时称“一樵先生之诗词,或隽逸,或豪壮,或抽美人香草之思,或寄故国山水之慕,诚可备兴尝。”[2] (P12) 黄伯飞先生为其作序时赞其诗词“词句替换如流珠走盘;他更不矜不倦,肯定词和音乐密切关联,要把中国的音乐也让他起死回生。这种精神愿力更是令人钦佩。”[2] (P15) 1977年,在巴尔的摩城召开的第三届诗人大会上,会长余松博士授予顾先生“国际桂冠诗人”称号。在戏剧领域里顾先生也是才华横溢。从他求学时代在清华担任戏剧社社长和《清华周刊》新闻文艺专栏集稿员以后,在戏剧的创作和编、导、演等方面都是出类拔萃的。在1923年赴美留学前,他编的《张约翰》三幕剧4月完稿,5月编成册子,6月就在清华演出。在留美期间除编演《琵琶记》外,还编写了《项羽》、《苏武》、《西施》等剧本。返国从教和投身抗日期间又创作了《荆轲》、《岳飞》和《古城烽火》等许多剧本。特别是《岳飞》与《古城烽火》在重庆等地公演以后,对推动国人的抗日救国产生了激励作用。世人称顾先生为中国现代话剧的发轫者之一,真是毫不为过。再有顾先生对音乐也倾注了许多精力,除创作了《樵歌》、《明乐谱五十调》、《唐宋歌谱工十五调》等外,他还担任过国立音乐学院的首任院长,并在上海创办了市立戏曲学校。对此,爱尔兰文坛老将萧伯纳甚为赞赏,并将其全集亲自签名赠于该校。与此同时,他还运用其物理数学的雄厚功底,对中国的古乐作了深入的研究。他提出并得到确认和推广的“黄钟定音”,即以音波振动348 频率为黄钟的标准音,对重新奠定国乐之基础意义甚大。由此亦可看出,理工与文艺两大学科之交融必能产生新的成果。 


3.德才皆重是顾先生一生的践行之道。近年来,海内外媒体交口称誉他为“电机权威、教育专家、文坛耆宿、桂冠诗人、话剧先驱、古乐泰斗、爱国老翁”。七组赞誉28个字可谓精辟地概括了他多彩的一生。作为爱国老翁,他高尚的德行则贯穿在他一生的言论(包括他的著作) 和行动之中,最为突出的是他炽烈的的爱国之情和处世待人的高尚品格。这都是宝贵的精神财富。 


顾先生的一生充满了中国知识分子铁肩担道义的优秀传统,始终把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把寻求强国富民之道,作为永志难忘的追求。他在求学时代就投身五四爱国运动,直到1923年春,还率领清华同学进城游行示威,头顶老天下雨,面对军警殴打仍不退却。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时任中央大学工学院院长的他,呼吁全国奋起抗日。次年,淞沪之战爆发,他率领大学生到南京火车站恭送十九路军将士开赴上海抗日前线。回校后,他当即翻出昔日所作的《荆轲》剧本,吟诵慷慨悲歌,热血沸腾,豪气顿生。他夜以继日伏案挥写,完成了四幕历史剧《岳飞》,及时推向社会。在剧中讴歌为收复失地、精忠报国的民族英雄岳飞,鞭挞认贼作父、里通外国的卖国贼秦桧,激励抗日军民共赴国难,英勇抗战。后来,他又创作了以“爱我邦家,护我邦家”为主题的《荆轲》、《项羽》、《苏武》《岳飞》剧本,剧本出版后,《新月杂志》刊出评论说,顾一樵先生笔下四位伟大爱国人物的事迹“处处鼓舞读者油然喷发奋身报国的高尚精神。”抗战前期,顾先生还组织师生研制军需用品活性炭,克服种种困难,生产出了大批防毒面具, 支援前线将士抗击日寇。“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他的爱国之志和情怀还沉浸在他创作的大量诗歌和词曲之中,有的是对外敌、汉奸的刻骨憎恨,有的是对爱国者的热情讴歌,也有的是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眷恋。1945年9月9日,顾先生参加了在南京举行的接受日本无条件投降的观礼,他眼见“奇耻大辱,至此方可透过气来”,激动不已,奋笔疾书,一吐为快:


受降观礼 


受降台筑紫金山, 


八载艰辛奏凯还, 


雪尽马关奇耻辱, 


功成观礼我随班。


顾先生留洋到美国深造,1950年又赴美定居进修从教,可是一直未忘生养他的故乡,一直期盼着中华民族的复兴。正如歌云“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中国心。”他虽长久居住在万里之遥的海外,但对故乡却总是一往情深。囿于环境所限,他常常把埋在心底的思乡之情浸润在所写的文章和诗词之中。散文《我的父亲》开卷之首就写着:“无锡是一个幽美的地方。靠近万顷汪洋的太湖”。《太空令》(四首) 的首卷又写着“十里梁溪五里湖,烟波万顷独山孤。梅花千树幽芳尝,赖有苍松翠竹俱。”在进入古稀之年告别杏坛之时,他又把蘸着几十年心血写下的大量诗词整理出版。1970年出版《梁溪集》、1971年出版《惠泉集》、1972年出版《锡山集》、1973年出版《太湖集》,所采用的诗集名称正是他思乡之情的真实表露。在《梁溪集》的自序中写道:“今收集戊申、已酉所作诗词约四百首,继《冈陵集》之后付印, 定名《梁溪集》, 以志对于故乡之怀念。”[2] (P115) 在《锡山集》出版后记中又写道:“在《锡山集》出版后,只准备再出版全集的第十二册书———《太湖集》。由《樵歌》、《莲歌》的海外诗词,回忆到故乡无锡。由《梁溪集》、《惠泉》、《锡山》而扩充到《太湖》的万顷烟波,便可以完成中国诗人‘淡泊明志’及‘宁静以致远’的理想。”[2] (P412) 顾先生从辛亥革命开始的长期时代变迁过程中,历经世纪风云,饱览人间沧桑,以他的卓识和远见,对祖国大陆的关心与日俱增。在刚过古稀的1973年,他携夫人经伦敦、香港冒险进行了首次大陆之旅。中共十大闭幕的当晚,他和家属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接见,而且一见如故倾心漫谈到深夜一点。对这次非同寻常的机遇,他很是高兴且十分珍惜。中美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后,他到北京访问的频率越来越高,三中全会以后共有7次,最后一次已年届90高龄。他对新中国的了解越来越多,对祖国的爱也越来越深。每次在探亲、访问、讲学的同时,他还竭力为四化建设建言献策。80年代末,就向有关方面建议实行“三开”政策,即“文化开发、经济开放、政治开明”。他还先后受到邓小平、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垂暮之年,他对祖国和平统一大业仍一直倾注关心,并对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充满信心。 


顾先生认为为学之道在于“一贯服膺于关怀天下,服务民众,业精于勤,学博于文,好古敏求,淡泊自持,以教育英才为终身职业。”[2] (P348) 他在去世前半年,对自己的一生概括为:“学者、教授、诗人,清风、明月、劲松”。这挚诚之言和坦然之态,是他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真实写照。更可贵的是他用了整整一个世纪来践行自己的理想,而且获得了盖世成就和无数赞誉之后,却如此的恬淡和静心。再综观他百年人生中所表现出来的坦荡的胸怀,勤奋的精神,谦逊的风格,俭朴的生活,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近代中国优秀知识分子高尚的品性和风骨。他不愧为从教半个多世纪为人师表的楷模。




顾先生这位旷世奇才的业绩近几年来已为许多的人所了解,但顾先生何以能够成为集诸才能于一身的奇才呢? 这一问题早在60年前就有名家探究了。1943年商务印书馆重印出版顾先生写的散文集《我的父亲》时,为其作代序的有为先生为顾先生能同时在文理两方面都有成就而折服,曾在序言中试图从遗传学角度探究其源头。这不能不说是用心良苦,但仅从生物学的基因说是难以说清楚这一问题的。2000年辽宁教育出版社《顾毓琇全集》编委会,在出版前言中对此问题作了新的解析,认为这是“融化于骨髓中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传统’,百年来中国内忧外患的历史处境和民族危机,更深刻地影响作为五四新一代的知识分子对于 ‘道’、‘学’、‘政’的新的追求,这正是使他区别他的前辈,也使他无论在哪个方面都获得令人惊讶的成果的原因。”[2] (005) 这一解析无疑比有为先生的分析更为深刻,而且触及了问题的本质。在此基础上,笔者进一步拓展视角、增加材料,对顾先生成为奇才的原因,从社会背景、教育经历、个人奋进等方面加以分析。 


首先看社会背景。社会背景包括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和地理等环境。顾先生百年的一生跨越两个世纪,这百年之始是中华民族由盛转衰的时期,是带着八国联军侵占首都北京的耻辱进入20世纪的。此时,中华民族面临着两大历史任务:反对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外国列强的侵略,求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摆脱封建专制的桎梏,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取得自由、民主和富强。当时的中国社会,随着外国资本主义的侵入和封建经济结构的某些破坏,民族工业、商业等也开始建立并初步发展起来,各种政治力量的争斗和新旧思想之间的激烈碰撞,孕育着变革的时代激流,各种救国方案也一一提出,维新变法、实业就国、教育救国等不一而足。无锡这个在当时规模不算大的城市也是展现这个变革较早的地区之一。时任英、法、比、意四国公使的无锡人薛福成率先提出“工商立国”,呼吁让民营工业发展。荣宗敬、荣德生兄弟则是早期民族工业创业者中出类拔萃的代表。毛泽东主席曾说过:“荣家是我国民族资本的首户。”他们在顾先生诞生的1902年,还在无锡创办了我国最早的面粉厂。工商业的发展使无锡有小上海之称。在经济的带动下,1898年无锡办起了我国最早的新式学堂———俟实学堂,涌现出了一批近代科技的名家。华蘅芳、徐寿合作设计制造了中国第一艘蒸汽机轮船。近代化学家徐寿第一个将“钅”字傍用来标志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中80多个金属元素。学者华蘅芳又是如今代数、几何、三角、微积分等基础数学最早的翻译者。到了后来,更涌现出了一大批无锡藉的文化名人。现代大师级画家中的徐悲鸿、钱松岩和吴冠中都是无锡人。[4]到20世纪末,我国两院院士1169名、外籍院士54名中,无锡籍的有70多名,按概率统计,全国每百万人口中拥有一名院士,无锡却是6万多人中就有一名,可说是全国少见的。[5] (P1) 再如,无锡籍学者胡明复是我国第一个科学组织———中国科学社的创建人。他的一家在20世纪前期出现了“一门三博士”:胡明复、胡敦复和胡刚复。所以,到30年代,顾先生一家兄妹7人中有5人获得博士学位,也就不是偶然的了。另外,无锡拥有三千年历史所创造的吴文化,怀抱三万六千公顷包孕吴越的太湖,这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社会历史、地理环境也深深地影响着顾先生,我们可以在顾先生数百万字的各类著作中找到印迹。 


顾先生所以能成为旷世奇才,同他的教育经历是密切相关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他的百年岁月可真是“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既接受教育又从事教育的历程。他接受的教育包括家庭和学校教育还有社会教育。顾先生好几篇文章里都叙述了前辈的家世和姻缘关系,他的家学渊源,对其后来的成才应该说是有一定影响的。幼年时对他影响最深的是父亲和祖母的教育。他父亲生于1882年,小时体弱多病,读书较晚,7岁上学,启蒙时期只识了点字,读了点旧书。18岁结婚后到城外河埒口乡间拜一个讲新学的蒋先生为师,到1901年进了新式的三等学堂。从此对算术、天文、地理和格致(物理) 产生了兴趣,特别对数学更是爱好,回家后就教夫人和子女学算术,还要他们做大小和尚分馒头的算题。顾先生对数学的兴趣由此而生,看来,他在美留学时能用“运算微积分”分析电机上的瞬变现象,创立“四次方程通解法”并非出于偶然。另外,他父亲在读书时养成的“抄摘”和“剪报”的方法,以及持之以恒写日记的习惯,在他幼小的心灵中也是产生了影响的。他父亲鉴于自己上学晚,故对子女的读书特别重视。在幼年时父亲就教他们识字、唱歌、讲《三国志》, 还买三轮车给他们骑。1913年春,父亲又安排他去考俟实学堂,他以第一名被录取。入学后,他的学习进步很快,品行全校第一,半年后就得银牌一块。他父亲年青时曾矢志北上求学,受过初步科学训练,使他倾向于工艺。有人劝他赴日本深造,因筹资未成只得改进了法政学堂,由此成为后憾。不过他的子女倒是大多学了工、电气、机械、化学等专业。顾先生在麻工留学攻的是理工,业余写作并发表了不少文艺作品,鉴于此胡适先生曾笑劝他改攻文学,他却说:“我既选定了麻省理工大学, 选定了电机工程, 就决不改行”。[1] (P352) 顾先生不无风趣地说过:“说不定在襁褓之中,已经得到了暗示。”[1] (P198) 顾先生幼年时也备受祖母秦氏的教诲,特别是在母亲北上天津之后,日夜都受着祖母的关爱。祖母的父亲道德与文章都为当时人所佩服,六个兄弟都是饱学之士,有的还是书画、书法好手。祖母也是一位贤孝而能干之人,工诗擅词且对孙儿循循善诱。每当夏夜乘凉时候,常常背着唐诗教他吟诵。祖母吟杜牧的寄友人七绝:“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等悠扬的声调,往往引起他对孩提时代美好的回忆。祖母自己作10 首七言诗《病中感怀》,还嘱孙儿默记下来。这样浓郁的诗书熏陶,促使他自幼就开始养成端正的品格和对诗文的浓厚兴趣,加上他后来丰富的阅历,更开辟了他诗文创作的不竭源泉。由于他的家学渊源加上家长的重视,他所受到的学校教育,从初等、中等到高等教育都是系统、扎实。在俟实学堂求学时钱钟书的父亲钱子泉,还有钱宾四均是他的业师。特别是他在俟实学堂毕业后北上去清华求学,得到许多名师悉心指教,还聆听过诸名家的精彩讲座,使他的才智得到全面的提升,为他日后赴美留学并在理工艺文等领域的长足发展打下了厚实的基础。同时,他在校读书,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而是能积极参加社会活动,表达爱国热忱。1921年4月他冒大风沙赴顺德灾区服务,发放赈灾粮,下乡搞调查。1922年3月赴安徽灾区赈灾,当时军阀混战,交通阻塞,历时两月完成任务。1923年2月又被同学选为清华学生会评议部主席。他说过:“总结清华求学,以参加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为最有意义。”[1] (P21) 1929年顾先生赴美学成归国从教,直至1972年告别杏坛,一直辛勤服务于国内许多名高校的教学科研和管理岗位,培养了大批精英,真是桃李满天下,硕果缀枝头,其中有的成为了国家栋梁之材。在半个多世纪的教育生涯及其后30年中,他还参与各种社会活动,接触各界层民众,漫游国内四方及亚欧美洲,人生经历可谓丰富多彩,加上他思维熔炼,不矜不倦,所以在艺文领域的诗文犹如慧光争现,令人钦佩。 


个人奋进也是顾先生成才的重要因素。如前所述,半个多世纪前,已有名家对崭露头角的顾先生的成才原因作过遗传学角度的分析,后来又有专家从社会学角度作了深刻的解析。应该说这些分析都是有一定道理的。现代心理学认为,人才成长主要取决于两种因素:先天的和后天的因素。先天的因素也称遗传的因素,如高级神经活动的类型、体貌、性别等通过遗传获得的特质,也是人的心理特质产生和发展的物质前提,毫无疑问这对人才的成长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与社会因素交互作用产生的。归根到底,人才的成长与发展,起决定作用的是后天的影响因素。不过我认为,对顾先生的成才来说,上述两方面的因素都是存在的。但还必须看到,他自身的不懈努力,才将上述两种因素造成的条件内化并转成为旷世奇才的成果。顾先生个人奋进的精神是贯穿于他的一生的。单从留下的数千万字的诗文来说,不是经年累月,坚忍不拔,契而不舍的勤勉与拼搏,是难以想象的。他的奋进在求学时代就已开始。他后来回忆起在清华求学连续几年的寒假生活时写道:“大考完了,学校就放寒假。我因为决意用功读书,不曾回家。假期内我想读几本批评文学的书,同新出版的小说。除夕的一夜最使我难过了。”除夕晚他一人独坐空望,想起了千里之遥的祖母,便若有所失,感叹“家庭之乐,我不能领略了。”人们都赞佩他留学美国时,在麻工用5年时间连续拿下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并在电机领域创下卓越功绩。人们很难知道这成就后面的艰难程度。晚年他在回忆这段经历时甚有感慨。那时他因为赶做博士论文,“晚饭后进实验室,夜半三时方回寓所。”他与导师感应电动机权威裴伦博士成了忘年交,自相识后,每星期三都乘了火车赶到威斯利山裴氏寓所去,当面接受指导,直到深夜十二时,再离裴宅返回寓所“, 每星期如此,风雨雪无阻。”再看他生前出版的中英文各类著作87部、创作的7000余首格高、性灵的诗词曲,需要耗费他多少的辛劳和汗水。郭沫若曾说过:“形成天才的决定因素应当是勤奋。……有几分勤学苦练,天资就能发挥几分。天资的充分发挥和个人的勤学苦练是正比例的。”[6] (P55) 与顾先生同舟赴美留学的作家冰心,在《繁星》一诗中也揭示了同样的道理:


“成功的花, 


人们只惊羡它现时的明艳, 


然而当初它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痕,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斯人已去,风范犹存。顾先生是怀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深切期望而去的。在世纪交替时,他为最后一部著作《百龄自述》写的序言中说:“今逢两千年开始,上一世纪的成就,即为21世纪的基础,吾人应加以珍惜。现在中年、青年乃至少年诸多人才,各自努力,无论在学术上及事业上必定大有成就,则中华民族复兴,中华文艺复兴,可以保证成功。”[1] (P2) 20世纪在奋斗中过去了,新世纪伊始,恰逢开启中国“世纪之行”的盛世盛会———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代表大会在北京胜利召开。江泽民同志在大会的报告中强调,要大力发展教育事业,造就数以亿计的高素质的劳动者、数以千万计的专门人才和一大批拔尖创新人才。这意味着,建设先进文化,发展教育事业的重任已历史地落在我们教育工作者的身上。在实现这一伟大任务的过程中,我们必须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三个面向”,发扬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顾先生在从事教育、科研和学术事业的一生中积累的丰硕成果,表现出来的崇高精神,也是我们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值得我们好好学习。他之所以能成为旷世奇才,也给我们培育人才的工作提供了许多有益的启示。 


启示之一是要加强爱国主义教育。我们的教育方针还是德、智、体全面发展,不论是高素质的劳动者,还是专门人才和拔尖创新人才,必须具备全面的素质,其中思想政治素质最重要的是具有爱国主义精神。列宁说过:“爱国主义就是千百年来固定下来的对自己祖国的一种最深厚的感情。”[6] (P168~169) 在五千多年的发展中,中华民族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因此,爱国主义是我们民族的灵魂,也是成才的根基。顾先生的一生也是践行爱国的一生。爱国情结是他成才的原动力,爱国也是他一生矢志不移的情操。为了救国求存,他积极参加五四运动,投身抗日;为了民族振兴,他勤学苦练,不畏艰难,终成奇才;为了祖国的明天,他一直关心祖国统一大业,直至临终。他的次子慰庆曾说:“我们兄妹之所以青少年时代就加入中国共产党当然是由于党的影响和组织的培养,但仔细想来,与父母从小教育我们要做一个爱国的人是分不开的。”教育子女是如此,教育青年后代更是如此。2000年新春,98岁的长者还谨录他的诗作《一剪梅?祝中华文化复兴》奉给后代读者以共勉:



浩荡长江卷浪花 大哉中华 美哉中华 


黄河一泻倾天下 复兴文化 发扬文化 


雪耀昆仑映日斜 易水悲笳 胡马鸣笳 


巍峨五岳彩云霞 爱我邦家 护我邦家


学习顾先生崇高的精神,我们要教育广大学生,把在他身上体现出来的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的传统继承下去并发扬光大,将爱国之志化为刻苦学习努力成才的爱国之行,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建功立业。 


启示之二是要推进人文与科学的交融。20 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为了提高培养人才的质量,国家教委组织力量对大学生的知识结构和高校人才培养情况进行了调查研究,在看到深化教育改革、提高教育质量取得较大成绩的同时,也发现存在不少值得注意的问题,其中之一是不同学科的人文教育和自然科学教育偏弱[7] (P1) 。科学知识包括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两个方面(本文在讨论中有些地方讲的科学是指自然科学) 。这两方面的知识在社会的发展中是互相联系和交融的。国家教委在调查中发现的上述问题是由于过去相当一段时期里教育体制中存在的弊端所带来。为此,国家教委提出了在教育改革过程中加强文化素质教育的措施。推进高校中人文与科学的交融,包含了在自然科学学科中加强人文知识教育和在人文社会学科中加强自然科学知识教育。这是符合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发展对人才的要求的,也是培养人才工作本身所需要。中科院院士杨叔子曾经指出:“没有科学的人文是残缺的人文,人文中没有科学的基础与科学的精髓,没有人文的科学是残缺的科学,科学中没有人文的精神与人文的内容。中外的事实表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现代科学技术就会落后,直至一打就垮;而没有人文,缺乏坚强的民族精神,也可能会不打自垮。”[8] 大家都知道,著名的科学家钱学森是我国的“两弹之父”,但他一直主张科学家应该学点文艺,文艺家也应该学点科学。他认为把两种知识融汇起来,促使逻辑与形象思维结合起来,就能交相辉映,绽开出科学与人文的创新之果。顾先生在很早的时候就曾提出过两种精神结合的观点。他认为“人文精神同科学精神,正如鸟之两翼,车之两轮,相辅相成的。”[9] (P279)他自身的成才过程也一直是循着这样的道路发展的,除在小学和初中阶段接受全面的基础知识教育外,进入专业学习以后就一直把学习自然科学知识和人文知识结合起来的。所以他能成为文理双秀、艺文双馨、德才双全的科学家、人文大师和教育家。1999年8月,南京大学副校长施建军率团访美专程去费城拜访老校长,并征求对学校发展的意见时他说:“学生的知识面一定要宽,要注意有丰富的文化底蕴和知识功底,不能太窄,否则学生的思维发展都会受影响。”[10] (P36) 这席殷殷之心的谈话,是顾先生成才和从教的一生得来的切身感受,也是他对人文与科学交融的真知灼见。这是值得我们在培养人才过程中很好学习和把握的。 


启示之三是要加强人才培养过程中的创新教育。这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入新阶段以后对教育事业提出的新要求,也是教育战线适应新形势,与时俱进,建立全新的国民教育体系的新任务。在实现这一新任务的过程中,人才培养的创新是一个重要方面。他要求我们在教育教学过程中确立全新的教育理念,以人为本,更加注重能力和素质的培养,在教学和科研活动中,相信、尊重、启迪学生,培养他们具有创新的意识,勇于探索、善于创新的精神。在顾先生的学习和研究生涯中,有许多地方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他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留学期间,所以能用5年的时间就连续拿下三个学位,主要取决于他刻苦攻读和敢于创新的精神,运用新途径和方法解决了电机工程领域的诸多难题。1972年他退休时,苏联科学院院士、综合计算机控制学院院长B?N?Naumov 博士专门给宾大学位委员会写了信,赞扬“顾教授的大部分工作均有相当的独创性和决定性。”[1] (P129) 他把在科学方面的训练,运用于艺文领域并取得了令人惊羡的成就,也是敢于创新的精神使然。如他的诗词作品问世后,获得了诸多名家称赞。梁敬醇先生在为《冈陵集》出版作序时盛赞顾先生作词的特有风格,并认为这是顾先生“洞见诗学之本原,钩寻词学之宗绪,乃不同于凡俗。”[9] (P240) 黄伯飞先生同时评说:“一樵先生名山大川跑得多了。……世上不得几人。这样的襟怀,付由山风明月主持,产生了这么多诗篇;摹拟熔铸,创造新声,一年一年更见他的辛劳而慧光争现。”[9] (P256) 再如,他跨进了古乐领域,运用功底厚实的数学、物理知识,考证了古代(公元前2704 -1116 年) 音乐中的五声(即宫、商、角、征、羽五声,以宫声为基础,至公元前六世纪发展为七声) 和八音(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八音) ,宫声来自于黄钟(即长九寸,直径三分的竹管) 等古乐方面的记载,通过计算推演,提出了以每秒振动348次的声波为黄钟定音的基准,科学地阐明了古乐音阶定音的标准。[2] (P12) 顾先生在1998年与南大施建军副校长的谈话中,曾特别强调了年轻人的创新问题。他说:“年轻人要努力,要敢于挑大梁,学校不要有成见,年轻人有创新的能力和朝气,要鼓励年轻人向前闯。”[10] (P37) 从话语中可看出顾先生对未来年轻人的莫大鼓励和殷切期望。


    [参考文献]


    [ 1 ] 顾毓琇. 百龄自述[M] . 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00. 

    [ 2 ] 顾毓琇. 顾毓琇全集(第4 卷) [M] . 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 

    [ 3 ] 顾毓琇. 顾毓琇全集(第1 卷) [M] . 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 

    [ 4 ] 丁阳. 无锡创业歌[N] . 无锡日报,2002 - 10 - 02(B3) . 

    [ 5 ] 无锡市政协文史委员会. 科学之光[C] .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 

    [ 6 ] 列宁. 列宁全集(第28 卷) [M] . 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 

    [ 7 ] 国家教育委员会高等教育司. 升华与超越[M] .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 

    [ 8 ] 杨叔子. 首先要推动科学与人文交融[N] . 光明日报,2002 - 06 - 28(B1) . 

    [ 9 ] 顾毓琇. 顾毓琇全集(第8 卷) [M] . 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 

    [10 ] 龚放,王运来,袁李来. 南大逸事[C] . 沈阳:辽海出版社,2000. 

    (责任编辑:谢光前) 

    [作者简介] 承欣茂(1937- ),男,江苏常州人,原无锡轻工大学党委书记,教授

 

   

< >